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惹不起的熊孩子:霸凌同学还不够,都欺负到老师头上了!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一名南澳女教师因受到其所任教小学学生们的严重威胁,而导致出现精神问题,因此被法庭判决获得一笔赔偿金。

 

去年11月,这位有着15年教学经历的46岁女教师在精神崩溃试图自杀之后由南澳劳动仲裁庭判给了她一笔金额不详的赔偿金。

 

在向法庭递交的材料中,该名教师提到,“问题”学生数量的增加,让她在一天工作结束后,精疲力尽,无法入睡。她常常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并且不能帮助想要学习的学生。

 

 

在去年的听证会上,仲裁庭得知,该教师的工作条件非常糟糕,学生们威胁要杀死她。她自愿接受了心理健康治疗,但她表示已无法再回到学校工作,因为“孩子们都很暴力且失控”。

 

但是南澳教育部上诉要求撤销赔偿判决。教育部代理律师称,婚姻和经济压力才是导致她精神崩溃的罪魁祸首。上月底,教育部就曾试图向南澳劳动仲裁庭提出上诉,但未能成功。

 

上诉法庭认为该问题不需要回答,因为他们已认定雇佣关系是该教师受到伤害的唯一主因。

 

 

去年一项针对澳大利亚560名教师的研究调查发现,80%的受访者曾表示在过去9到12个月之间遭受到学生或者家长们的欺凌,口头攻击是最常见的欺凌形式。教师们所经历的这种欺凌在大多数的工作场所都是不可接受的,但是对于老师来说,这种遭遇却往往被视为理所应当,并因此不被重视。

 

 

这种欺凌对教师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都受到了严重影响。

 

当然,校园欺凌的受害者首当其冲的并不是教师。

 

近年来,发生在澳洲中小学校的欺凌已经越来越普遍。据相关机构的数据显示,59%的学生(近230万人)都曾遭受过校园欺凌。五分之一的学生表示,他们每周都会遭到欺凌,8成受访的学生提到,欺凌是他们所在学校存在的共同问题。

 

 

就在今年4月,昆士兰州一名12岁的男孩因遭校园欺凌,从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幸好因其父亲已有预感进屋查看,从而及时救下了儿子的生命。但是,医生告诉男孩的父母,他们的儿子遭受严重的脑损伤,余生都可能处于植物人的状态。

 

 

去年5月底,昆士兰州儿童及青少年心理专家James Scott建议,应在My School官网上,对全国各个学校的欺凌情况进行总结排名,一方面能让家长为孩子做出更好的择校选择,另一方面也可以给校方施压,从而更好的管理欺凌问题。

 

在3月18日的全国校园反欺凌日(The National Day of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nd Violence)中,澳大利亚政府也明确表示对校园欺凌要做到零容忍,呼吁全国各个学校要以行动和决心共同打击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版权,请联络游外协商删除。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