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澳洲大学收到神秘礼物,点亮世界无数人的希望,背后故事令人动容……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作者:Josephine
 

 

图源:canberratimes.com.au

图源:abc.net.au

1000万澳元的遗赠震惊了澳国立大学

图源:abc.net.au

 

有这样一对澳洲夫妇:Bruce Pryor和Jenny Pryor

 

他们就像许多寻常夫妇一样,生活简朴,但看起来过得很幸福、很健康。夫妻俩在晚年,经常往返于堪培拉和悉尼之间,当霜冻越积越厚的时候,他们会在昆州阳光海岸Noosa温暖的沙滩上,享受阳光照耀。

图源:australia.com

 

2017年7月,他们去世了。然而,这对生前朴素的夫妇却在去世后留下了一笔令人感到意外的遗产,价值1000万澳元

 

令人意外的不只是这笔遗产的金额之大,还有他们对这笔遗产的去处分配:用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医学研究。这是这所世界闻名的澳洲高校历史上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

 

这对Pryor夫妇所在的大家庭中,没有人意识到这对素以谦逊著称的夫妇拥有这般可观的财富。不只是捐给澳国立大学的1000万澳元,还有一笔1200万澳元的款项赠予悉尼大学 (University of Sydney) 的卫斯理学院(Wesley College)及曲棍球俱乐部,因为Pryor先生有段时间曾担任建筑师,在那段职业生涯中他加入了该俱乐部 。

 

图源:facebook.com

 

 

据他们的侄子James Graham所说,Pryor夫妇对彼此都十分忠诚,在他们都生病前,两人都一直在努力创造一份能够持久的遗产。

 

Graham 说:“他们都是非常谦逊、慷慨的人。”

 

这对夫妇的许多朋友和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存了这么一大笔钱。

 

Graham表示:“他们一生都在努力工作,过着朴素的生活,创造了一份令人惊叹的遗产,其中留给澳国立大学的遗产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图源:corporate.amp.com.au

 

对于澳国立大学来说,这分遗产的捐赠可能帮助其找到一种治疗罕见自身免疫性疾病——皮肌炎(DM)的方法。

 

Pryor夫人在其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经常使人衰弱的疾病,这种病会导致慢性肌肉炎症、疼痛和虚弱。

 

她的侄子Graham称,随着Pryor先生与运动神经元疾病作斗争,Pryor夫人基本上是毫无怨言地忍受着

 

目前,澳国立大学个性化免疫学中心的一项针对这种疾病(皮肌炎)的研究奖学金将以这对夫妇的名字命名

图源:Lannon Harley/ANU

 

该中心副主任Carola Vinuesa教授表示,尽管罕见疾病通常不会吸引大笔捐款,但这笔捐款可以开启新的治疗方法,并建立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全面的皮肌炎(DM)研究项目

 

她表示,听到如此慷慨的捐赠,她感到震惊。她相信这笔资金将激励她的团队取得切实的成果。

 

Vinuesa 教授表示:“这改变了一切。”

 

“我们仍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因为我们并不真正了解自身免疫性疾病。”

 

 

尽管这笔捐款来的“完全令人震惊”,但这对夫妇此前曾去过该中心一次。就在他们去世前的几个月里,Pryor先生及其夫人找到了澳国立大学,表达了他们愿意捐赠1000万澳元用于研究自身免疫性疾病皮肌炎(DM)的愿望。这正是Pryor夫人在晚年患上的疾病。

 

这个中心与澳首都领地卫生局合作,通过基因编辑提供精准治疗

 

Vinuesa 教授说:“我们从患者开始着手,根据他们特定的基因突变来定制治疗方案,我们认为这种突变是疾病背后的原因。”

 

“然后,我们可以利用这项技术复制这些突变,并对它们进行(治疗)测试。”

 

“这不仅仅是给澳国立大学的礼物。这是给全世界的礼物。

 

Vinuesa教授表示,由于资金限制,有关像皮肌炎、青少年皮肌炎这样罕见疾病的研究有限。

 

她表示:“(在澳大利亚)多达8%的人患有罕见疾病,因此我们必须努力了解原因,并照顾好这些病人。”

 

该中心已对2000多人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但随着研究的展开,还需要更多皮肌炎患者。

 

堪培拉的一名学生Mike在4岁时被诊断出患有皮肌炎。现年21岁的他每月都要接受治疗。

 

虽然这种疗法大大减轻了他的症状,但也很费时,而且会让他头痛好几天。

 

Mike 表示:“这很难,我错过了很多学校生活,但我现在是全天学习。”

 

“我很幸运,虽然我没有像很多在年轻时得这种病的人那样进入缓解期,但这病现在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Vinuesa教授称,这笔新的资金将为皮肌炎及其青少年形式治疗提供迄今为止最大的机会

 

她说:“我们希望尽快进行临床试验。”

 

“我们是澳大利亚定制基因组医学和研究的先驱,人们现在意识到这是医学的未来。我们决心用这笔钱做出改变。”

 

 

该校副校长Brian Schmidt表示,Pryors夫妇“低调的慷慨赠予”,及其对该校的信心,令澳国立大学深感责任重大

 

Schmidt 校长表示:“伟大的突破是建立在伟大的研究之上的。”

 

“伟大的研究是由这样慷慨的捐赠推动的。”

 

“那些他们素未谋面、未来也永远不会碰面的人,将从中受益。”

 

 

Pryor夫妇的侄子Graham表示,他对姑父姑妈留下的遗产感到自豪

 

他说:“他们想帮助研究人员找到治疗皮肌炎等疾病的方法。”

 

“他们令人难以置信的慷慨和投入意味着这个愿望现在是有可能实现的。”

 

新闻来源:abc.net.au,canberratimes.com.au

责编:L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