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维凭拿庞(Wilpena Pound) – 澳大利亚的未知地标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9, 2019

空中地标:维佩纳凹地,弗林德斯山脉之心(图片:Elise Hassey)。

空中地标:维凭拿庞,弗林德斯山脉之心(图片:Elise Hassey)。

像弗林德斯山脉的维凭拿庞一样壮观的景色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都不被雷达发现?问问Steve Madgwick(图片:Elise Hassey)

如果四周锯齿状的山峰围成一个17千米长、8千米宽的椭圆形王冠,中心则是凹陷的天然露天剧场,位于阿德莱德西北,有6个小时的车程,这里一定已经成为国家地标了。

维凭拿庞的大小是乌鲁鲁岩的八倍,海拔比它高300米,文化重要性不相上下,但知道这个名称的澳大利亚人却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来与这个原始巨人面对面,您就会立刻成为它的信徒,想要让身边的人都知道。但位于蛮荒的内陆,就意味着(除非您正要去艾尔湖)弗林德斯的主要部分是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有两种去那里的方法:穿过克莱尔谷,或者走阿德莱德波光粼粼的海岸公路,但当您来到南弗林德斯,就会看到滚涌着金色的大片农田——这里田园诗般的澳大利亚风光太过著名,常常被用于电影取景,如《驯马手莫兰特》和《加里波利》。这里与您即将看到的景象截然不同,直到您经过霍克镇,地平线才开始显出严肃的气氛。

身份危机

忽然出现的凹地、火山口般的景观暗示这里是由一次令地球颤抖、或许甚至撞歪了地轴的小行星撞击,或是一次让恐龙灭绝的巨型火山喷发造成。

现实完全没这么好莱坞,形成速度非常慢的沉积层从8亿年前开始,形成了被称为阿德莱德地槽的景观。地壳上无法测量的压力压迫沉积层,折叠并把它们塑造成曾比喜马拉雅山还高的山脉,直到侵蚀让南澳大利亚不复曾经的山之国的名号。

但山还在增高,一毫米一毫米,弗林德斯的山依然这么高——看起来顶上就好像该有雪一样。维凭拿与另一处内地景观的相似性带来了戏剧性的转折(和另一层)身份危机。

不,这块凹地完全不是声名狼藉的狼溪陨石坑(虽然弗林德斯在两部狼溪电影中都有出现)。真正的陨石坑位于西澳大利亚腹地,离这里有三分之一个大洲远,那确实是一个陨石坑。

科学vs巨蛇

当地对维凭拿庞来源的本土传说故事,也被称作伊卡拉(相见的地方)是一个更加戏剧性的传奇。根据当地Adnyamathanha(读作阿德-那-姆特-那)人的口头传说,凹地险峻的边沿是两条交缠的阿库拉(巨蛇),它们从北弗林德斯而来,重新塑造了这里的地形。

“地理或许会给你不同的说法,但根据我们的信仰,这显而易见。”Arthur Coulthard,弗林德斯山脉国家公园高级护林员说。他是个“北风者”,Adnyamathanha人,渴望着能去“他的国度”,而不是坐在办公桌前。“我们面前的山脉就像印在地上的蛇,尤其当你从高空中看去时。”

根据他们的历史,两条阿库拉在去伊卡拉的路上追逐一个老人,一路上吞食了太多人,最后撑到甘愿死亡。维凭拿最高的山峰,神圣的圣玛丽山(1171米)就是雌蛇的头。

高地与步行

避开这个区域的鸸鹋和跳过栏杆的袋鼠,土跑道对起飞时的空中维凭拿的飞行员只是个小障碍。这是您真正意识到维凭拿的广阔前的最后一道障碍。

在一架小飞机上,只有几千英尺高,巨大的石冠变得显而易见。西边是广袤的托伦斯湖,四周环绕的山峰在和路雪雪糕一样的维凭拿庞的比较下都相形见绌。
根据维凭拿庞度假村导游Michael Hey-Cunningham 的说法,“唯一”看到这条腹地大蛇的其他方法是系上步行靴的鞋带。

“如果你真的想感受凹地,让它与你对话,那你就要亲自去攀登,翻山越岭。”他说。Michael五年前从东海岸被吸引到这里,“响应一个强大的召唤” ,作为州际导游他以前来这里旅行过几次,这颗种子就是在那时种下的。

“这里实在是太大了,光是坐车转上几遭就走什么用都没有,你一定得自己走去那儿。“

凹地是登山者的黄金国,四周最好(也最容易去)的几条内地路线的中心部分,包含奢侈的四天阿卡巴步行,澳大利亚的八大步行胜地之一,超长的1200公里的Heysen Trail,每天都要走到你双腿能走到的极限。

内凹地平缓的坡度(相比于外围)只能步行到达,最常见的是通过维凭拿庞度假村的一条平缓、几乎位于它东边围墙的地下的小道。

这条小道沿着一条(经常干涸的)河床,穿过一条由古老的河边的高桉树组成的天然大街,它们有的被闪电击中碳化、有的还在生长,一直长到老Hills庄园,那里是开始后殖民历史课的好地方。

沿着更陡峭的小道走上维凭拿观景台,您就能越过林线,露天剧场就在您的眼前。

坚韧不拔的精神

直到20世纪早期,早期的当地住民,Hills一家在凹地内耕种,这样的劳苦在今天的标准下很难理解。在1914年的一场毁灭性洪水后,他们放弃了尝试。

许多代顽固而乐观的牧人建好了北部从阿德莱德而来的道路,有的很成功,有的因为在这里使用过去在英国肥沃的土壤上的耕种技巧而付出了代价,在弗林德斯石头一样坑洼不平的土地上,10英亩只能养活一只羊。即使这些因素不给他们造成麻烦,别的不可抗力也会占上风。

“看来曾有一个农民把500只羊放到凹地里,再回来发现就一只也不剩了,一只也不剩。”Hey-Cunningham说。“野狗?跑远了?或许吧?”

维凭拿场,一个从1852年到1985年的养牛场,曾涵盖整个凹地以及周围(大约1000平方千米)。古老的庄园和一群古雅的历史故居还伫立在那里,一条蜿蜒的小路为移民们生活的艰难做了注脚,也展示了与Adnyamathanha截然不同的维持生活的办法。

不止是点缀景色的荒废庄园,还有一棵树或许能最好地强调在弗林德斯存活所需要的毅力。

1937年,摄影师Harold Cazneaux拍到了一张赤桉树的照片,在它巨大的树荫给白人提供遮阳的地方之前,它早就独自站立在荒芜的平原上。

“Cazneaux树”依然目中无人地站着,从外部仰望着凹地,就像个顽固的老人,被环境烙上伤疤,但依然未被征服,它向我们诉说了坚韧不拔的精神。

维凭拿方舟

Cazneaux的精神流过了维凭拿丰富而生机勃勃的动物群,品种繁多到这个区域就像是个没有边界的动物园。当维凭拿当地人告诉你路上交通不畅时,他或她说的可能是黄昏时的野生动物迁徙,而不是车或房车。

这里有许多岩大袋鼠,满身肌肉的西部灰袋鼠斜靠在阴影中,针鼹鼠蜷缩在满是尖刺的鬣刺里,神圣的乌鸦审视一切。但毫无疑问,维凭拿的“三巨头”是鹰、鸸鹋和独有的黄脚岩袋鼠。

春天时,单身鸸鹋爸爸带着4或者5、有时是6只大小完全不同的斑纹幼崽穿过平原。在反常的自然情况下,母亲早就抛弃了这一窝。

空中有鹰在吹过凹地的热风中翱翔,寻找着它们的下一顿饭,晚饭常常是准备好的猎物。这些鸟是这里食物链的顶端,虽然那些麻烦的喜鹊总在它们眼前飞来飞去。

结实而羞涩的黄脚岩袋鼠长着有长条纹的尾巴,能放在两腿之间(了不起的技能,长颈鹿就不能这么做),近来它们处于灭绝的边缘,移民为毛皮猎杀它们,Adnyamathanha人以它们为食。到1992年,只剩下大约40只了。今天它们的数量已经回升,大约有1200只生活在险峻的布拉奇那峡谷的阴影里。

与此同时,回到21世纪

在这些地方附近,从19世纪开始就有人居住。维凭拿庞度假村上方与世隔绝的山谷孕育了澳大利亚最令人惊叹的豪华野营地:伊卡拉。坡屋顶的旅行帐篷暗示着野营,但这里比野营要豪华许多,帆布后的豪华绝对足够。

进房间的第一个惊喜?一面墙。墙上有什么?安装好的空调。墙的另一边是?一个真正的浴室,表面是木炭色的石板,还有宽敞的淋浴间和淋浴喷头。再加上硬木地板和朴素的装修,好,你应该已经对这里有所了解了。

这里也有足够的高品质住宿地点,比如高端的罗恩斯利公园生态村、经典的阿卡巴站,以及其他休息站,比如柳泉和国家公园里无数的露营地。

夜生活简单而精致,夜晚最好和爱的人一起度过,仰望无垠的弗林德斯星空。或许可以和导游一起去斯托克斯山观景台看日落,这里360度的电影式视角能让你看见大山的一切情绪,尝一口当地红酒,咬一口特制奶酪,看着红色、橙色和粉色的晚霞为你翩翩起舞。

从始至终,你盯着壮阔而未知的地标,它也意味深长地看着你。

详细信息:维凭拿庞

如何到达: 维凭拿庞离阿德莱德机场有460千米,车程大约5个半小时。尝试在来时沿海边公路(普林斯公路),回程沿克莱尔谷,以获得不错的来回旅程。

在这里住宿
• 我们住在 伊卡拉旅行营地, 由15个有空调的旅行帐篷套间组成。房费从$230一晚起,双人间包含住宿和早餐。
• 来看看 维凭拿庞地度假村 查找更多住宿选项。

在这里游玩
• 我们强烈推荐乘飞机游览凹地,这样能看到它壮观的美。一次30分钟的旅程,包含 空中维凭拿 花费$199.
• 若要查看详细地图和在弗林德斯山脉国家公园步行游览的信息,查看 environment.sa.gov.au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