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澳媒记者潜伏大学5周,一直在帮中国同学,她带着怒气写下这信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终于有人出来说句公道话了~
 

 

 

洲的大学既然收了中国留学生的钱
而他们又不会说英语
那大学至少应该为他们
提供相应的支持吧?”

 

三观如此正、还是站在中国留学生的立场说的话,听了就让人开心!

 

更何况说这话的还是澳洲的媒体。
 
 
Meshel Laurie是《澳大利亚真实犯罪播客》(Australian True Crime Podcast)的主持人。
 
 
最近,她到澳洲一所大学学习了5周的传媒硕士课程。

 

这门课有很多中国留学生
 
 
在这5周的时间里,她亲眼看到了英语不好的中国留学生在课堂讨论中的状态,并写下了一篇文章:

 

《在帮了中国同学5周之后,我写了一封带着怒气的邮件》

 

以此抨击澳洲的大学不负责任,收了中国留学生的钱却没有为他们提供应有的支持。
 
 
以下是原文翻译:

 

昨天,我目睹了一个20岁的男生在3个小时之内,把5个星期的电影制作研究生课程内容教给另外5名中国留学生

 

没办法,如果他想通过这个学期的考试,他必须这么做。
 
网络配图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情况:在那些有很多付全额学费的留学生的课程中,进行小组评估时(小组由老师分配),英语好的同学要负责把课程内容翻译给英语不好的同学,帮助他们一起pass。
 
网络配图

 

我也注册了这个课程。

 

不过我不是为了到校园里暗中观察学生,我是参加了为期5周的媒体学硕士课程。

 

而在每一节课上,
我都要帮助英语不好的中国留学生
理解课程内容,
完成课程作业。
 
网络配图

 

在第一天的课上,我和中国留学生坐在了一起,因为教室里的种族分化已经明显到令人尴尬的地步了。

 
网络配图

 

课程开始后不到半小时,我们就要分成小组进行课堂讨论,这种讨论在很多课上都是必须的。

 

在讨论过程中,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用了我可以想到的所有方法来给其他中国留学生解释我们要讨论的内容,自此之后,我每次都要这么做。
 
网络配图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从我第一天上课开始,教室里的种族分化就这么明显的原因吧。

 

因为那些更年轻、更了解澳洲大学体系的学生知道要避免成为其他同学的免费老师。

 

大学课程的负荷已经大到令人吃不消了,更别提还要帮其他同学一起pass了。

 

才5周的时间,我就已经觉得精疲力尽了。
 
网络配图

 

说句公道话,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英语比较好的中国留学生承担给其他中国同学解释课堂内容的责任。

 

我没有参与太多,有时候还会换座位,但是当涉及到学业评估的时候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网络配图

 

因为澳洲大学的评估过程严重依赖于课堂上的小组讨论,所以我昨天目睹的那位中国留学生要想pass这门课,只能充当其他同学的老师,帮助他们理解当代电影制作这门课的内容。
 
网络配图

 

那个中国男生做得非常好,而且他似乎对于自己要做这种事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所以他要么是一个极其有耐心、特别有男子汉气概的人,要么就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
 
网络配图

 

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就已经觉得怒火中烧了,所以,按捺不住暴脾气的我给这门课的负责人写了一封邮件,提供了我对于小组评估这种模式的反馈意见。

 

可是那些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呢?

 

他们能怎么办?
 
网络配图

 

我所学习的大学2019年发布了一份名为《评估过程》(Assessment Processes)的资料,上面写着“小组评估有助于培养学生们的沟通、合作和团队协作能力。

 

呵呵,真好意思说。
 
 
“小组评估是包容的,容易进行的:它可以使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都充分参与其中。”

 

呵呵呵,很可惜我上的那门课并不是这样的。
 
 
“小组评估体现了相关行业或职业中的协作工作。”

 

并没有好吗!

 

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部电影或电视剧中看到,剧组人员被分成两个说不同语言的阵营,而且制作公司也不承认这种情况的存在或者不提供翻译服务。

 

我更没有听说过有剧组人员向制作公司付钱,就为了体验这种“分化”的。
 
网络配图

 

我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是一个多元文化主义者,早到我还记得澳洲联邦政府使用“多元文化主义”这个词。政府是提倡多元文化的。

 

我也很喜欢多元化的学习环境,我也理解澳洲的大学很乐意看到中国父母花大量的钱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这里来学习。
 
网络配图

 

我对此没有意见。

 

但问题在于,

 

当这些中国留学生来到澳洲的时候
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提供一些支持吗?
 
 
我所说的“我们”,不是指我或者那个给其他同学解释课堂内容的中国留学生。

 

不是每个来到澳洲的人
都必须会说英语的,
但是澳洲的大学
你们既然收了留学生的钱,
而他们又不会英语,
那你们是不是至少应该
为他们提供一些支持呢?
你们能不能不要依靠其他学生
去承担这个责任呢?
我可不想再写另一封措辞严厉的邮件了。

 

 
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

 

其实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就是说,有些中国留学生英语不好,澳洲的大学既然收了那么高的学费,就应该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不能放任不管。

 

各位留学的小伙伴不妨来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来源:The Age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