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澳大利亚公路旅行:美酒美食享乐之旅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9, 2019

作者Eloise Basuki 

Dine alfresco for lunch at Fino in Barossa

Fino 的一顿户外午餐,是巴罗萨 (Barossa) 食物、葡萄酒与文化的完美结合(摄影:Leigh Griffiths)。

如果要抓住游客的心必须先抓住他们的胃,那么这肯定是南澳大利亚奇妙旅途中最受欢迎的——美酒美食享乐之旅。

当说道可口的食物时,我总是耐性十足。我曾穿越东京品尝最美味的拉面。也曾在波特兰排队几个小时,只为了一个包着果酱的甜甜圈。我甚至曾涉猎过发酵,数天耐心地等待着腌制的蔬菜。

但谈及探索我自己后院的盛宴时,这是我最久的等待时间:27 年。在这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住在阿德莱德,但是由于一些莫名的原因,我从来没有真正冒险去过城市以外的地区。

当然,我曾在迈克拉伦谷 (McLaren Vale) 享受过葡萄酒之旅,也去过巴罗萨的几家酿酒厂,但是我从来没有真正深入地了解是什么让这些地方成为了令人惊叹不已的美酒美食享乐之旅中心。

所以,我的搭档 Leigh 驾车,我们一起计划了四天的公路旅程,在美酒美食享乐之旅的巴罗萨、克莱尔谷 (Clare Valley)、麦克拉伦谷和阿德莱德山享受最美妙的美食和美酒。

第一天:巴罗萨

十分幸运,我们赶上了今年春天连绵暴风雨的间歇,在金色的晨光中开始了我们的旅程。最近的降雨造就了充满活力和郁郁葱葱的景观,我们绕过阿德莱德山区的边缘,朝北一小时前往巴罗萨。

该地区因其浓厚强劲的红葡萄酒而受到喜爱(其中西拉子绝对是一位功臣),这里拥有 100 年历史的葡萄树,这些葡萄树仍然为历史悠久的葡萄园结出果实,如 Yalumba、Seppeltsfield 和 Saltram。

An al fresco lunch at  Fino, it's the perfect combination of food, wine, and culture in the Barossa (photo: Leigh Griffiths).

You couldn't get fresher strawberries than this, pick your own at Beerenberg, Adelaide Hills (photo: Leigh Griffiths).
Sample traditional Silesian pretzels at Apex Bakery, the bakery was founded in Barossa Valley in 1924 (photo: Leigh Griffiths).

The vineyard of historic Sevenhill Winery in Clare Valley (photo: Leigh Griffiths).The Mourvèdre vines of d’Arenberg in McLaren Vale, it's only just 45 minutes from Adelaide City (photo: Leigh Griffiths).

Buy fresh from the farm 
in the Adelaide Hills (photo: Leigh Griffiths).

Dining in the sunshine at McLaren Vale's Star of Greece (photo: Leigh Griffiths).

The famous ‘Palm Avenue’ leading to Seppeltsfield in Barossa (photo: Leigh Griffiths).Slow food at Seed restaurant suits the pace of Clare Valley (photo: Leigh Griffiths).

今天上午我们赶往塔奴丹 (Tanunda) 的Apex Bakery,其创建于 1924 年,现在由 Corey Fechner 家族的第三代拥有,该家族是 19 世纪初从(波兰/德国的)西里西亚迁移到巴罗萨的。

Corey 像他的祖父一样用西里西亚方法制作椒盐脆饼:烘烤而不是煮,并配上脆脆的岩盐和香菜。我们将重点放在巴罗萨重要的品酒活动上。

这里有非常多的酿酒厂可供选择——事实上有 160 多家——但我们的目标是两旁棕榈树林立的标志性沙普庄园路尽头的西北区,这里因该区域最高端的红酒而著名。

亨特里庄园 (Hentley Farm),庄园主 Keith Henschke 以每瓶超过 $100 的价格出售六种葡萄酒,而他的 2006 年 Clos Otto 设拉子的价格超过了 $850。

亨特里庄园是一家精品酒庄和餐厅,非常看重品质,并于 2015 年赢得了令人垂涎的詹姆斯·哈利德酒庄奖。Keith 将其葡萄酒的品质部分归功于他的单一葡萄园。

“我可以告诉你那条小溪旁的葡萄所酿出的酒的味道,或者我可以带你去山上 100 米处,告诉你那里葡萄酒的味道。我们可以仔细分析这个葡萄园,真正向你展示不同的微气候中会发生什么,”Keith 说。

同样的哲学也影响了农场的餐厅,主厨 Lachlan Colwill 也主要使用在农场 60 公顷土地上搜寻或种植的产品。

“它给人真正的地域感”,Lcahlan 说,“你离开这里时,也不得不说你已体验了真正的巴罗萨。”

第二天:克莱尔谷

Leigh 非常喜欢七山酒厂 (Sevenhill Winery) 定居的猫 Maisie。她躺在一个装满干草的舒适的锯开酒桶里,尽管 Leigh 试图将她从沉睡中唤醒,但她一动也不动。

“很多酒厂都养狗,但是我们似乎主要养猫!耶稣会士一直都养猫,”酒庄营销经理 Paul McKee 说。

七山 1851 年成立于克莱尔谷,当时在该地区定居的两名奥地利耶稣会士种植葡萄来酿制圣餐葡萄酒。七山仍然采用传统方法酿造葡萄酒,为人们提供机会来了解迷人和真实的过去。

原来的酒窖门、迷你博物馆和仍可使用的酒窖——人工挖掘而成——都可供游客仔细查看。

克莱尔是一个小城镇,周围环绕着美丽的原生花园和开阔的草地。在雷司令小径 (Riesling Trail) 上可以很好地观赏这些景观:35 公里的步道和自行车道,沿着旧铁路穿过无数的葡萄园,当然还有一些很棒的雷司令。

“雷司令真的非常适合这里的条件,”Paul 说,“我们在海拔约 460 米处。夏天时这个高度很重要,因为这时的夜晚非常凉爽,给葡萄提供一个很好的恢复期。”

我们从七山沿着小径进入克莱尔的中心地带,正好赶上晚餐。在新开放的庭院里,迎着最后一束阳光,我们在Seed酒吧和餐厅就座。无论是慢炖羊肩肉,还是鱿鱼墨蟹意大利面,主厨 Guy Parkinson 都将尽可能地让他的菜谱令人觉得身心放松。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克莱尔颇具地域性;它非常有“乡村气息”,” Guy 说道,他与合作伙伴 Candice Leighton 一起拥有这家餐厅。“很多常客都不仅是酿酒师,他们也是农民。我们必须让人真正觉得亲切。”

克莱尔距离市区有点远,离阿德莱德市中心约有 90 分钟的车程,而且我一直认为这里少有人来,大多数游客更喜欢巴罗萨。

但是,Guy 认为城镇的外部和周围的态度都在不断变化。

“你当然可以感觉到有些东西要发生,”Guy 说。“克莱尔正发生一些非常酷的事情——我们有了很多新一代酿酒师。这是一个小地方,没有过度商业化——它在这方面是独一无二的。它仍然拥有一颗非常美丽的跳动心脏。”

第三天:麦克拉伦谷

麦克拉伦谷最好之处是,你可以在 10 分钟内开车到几乎任何地方。在主干道上开车——葡萄树覆盖的起伏山丘,还可以一瞥附近的弗勒里厄 (Fleurieu) 海岸——在我去过澳大利亚的所有旅行中,我还没看到任何地方能与之媲美。

Aldinga、Silver Sands 和 Willunga 的海滨中心提供了大量的购物、美食和海洋活动,其中包括繁荣的 Willunga 周六农民市场。

我们以前往d’Arenberg作为旅程的开端,这家酒庄自 1912 年成立以来一直在进行创新。虽然歌海娜(grenache)是麦克拉伦谷的优良品种,但是“Arenberg”却以其 Dead Arm 设拉子而闻名——这是一种朴实、甜美和微妙的辛辣葡萄酒,获得过一系列的荣誉。

“我们使用非常古老的葡萄和非常老式的技术,”第四代家族成员和首席酿酒师 Chester Osborn 解释道。“多年不在葡萄园使用化肥,这意味着你可以品尝到真正代表该地区的土壤和地质的酒。”

我很多年没有去过这里了,自从一次快捷葡萄酒之旅带我们参观他们的酒窖门后就没再去过。尽管他们的 Arry 餐厅一直被预订一空,但现在这里还有更多值得去探索。

在旧马厩里预订混合席位讲习会,以混合调制自己的 Dead Arm 葡萄酒,或报名加入品鉴大师班。

最令人兴奋的新冒险在幕维得尔之间,在议论纷纷的立方体 (Cube) 上已经开始施工。立方体是一栋五层的拼图形玻璃建筑,这里将拥有全新的品酒室、餐厅和葡萄酒风格的艺术画廊,所有这些距离中央商务区都只有 45 分钟的路程。

第四天:阿德莱德山

蓝色的天空变得灰白,但是雨并没有阻止游客前往汉多夫 (Hahndorf),很多游客不惧坏天气前来探索澳大利亚现存最古老的德国定居点。

这是一个食物爱好者的主题公园:糖果店卖传统的软糖和老式糖果,面包店将温暖的苹果馅饼切成薄片,而身着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在 Arcobrau Brauhaus 喝着啤酒。

在简短休息并品尝椒盐卷饼后,我们开车前往 Woodside,这里有澳大利亚的一些最好的奶酪Woodside Cheese Wrights,准备品尝各式各样的奶酪。

店主 Kris Lloyd 告诉我,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最喜欢的是莫奈 (Monet),上面配上一层漂亮的紫罗兰,但我喜欢狂欢节盛宴 (Foragers Feast):一种时髦的三奶油清洗干酪,用牛肝菌调味。

Kris 喜欢从阿德莱德山供应商处购买牛奶,并从 Cadell 监狱购买奶油。

“Cadell 有一个奶牛场,他们会分离牛奶,所以囚犯可以吃脱脂牛奶,而我们购买奶油,”她说。“这是 100% 的南澳大利亚原产奶油。浓厚又新鲜。”

这里正发生很多事情,比起我以前真正知道阿德莱德山存在的还要多,从路边果园到鹿肉农场到巧克力工厂到澳大利亚的一些最好的酿酒厂。

“人群、产品、气候和地形多样性…令人难以置信。而我们距离城市只有 30 分钟的路程!”她说。

Kris 将阿德莱德山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归功于我们对食物来源不断增长的兴趣。

“品酒室不再只属于酿酒厂;美食家也声称拥有它们,”她说,将 Harris Smokehouse 以及 Buzz Honey 列为了其他关闭品酒室的美食家。

“消费者想知道谁在做食物,食物从何而来以及如何制作。”

作为老地方的新游客,我可以理解 Kris 的观点。听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亲眼看到每个品牌背后的热情,这些都让我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再多一点,宜早不宜迟。

细节:美酒美食享乐之旅

巴罗萨

在这里用餐Seppeltsfield——Seppeltsfield 位于一个 170 公顷的庄园,是食物、葡萄酒和文化的中心。在品酒室品尝各种强化酒,在 Fino 享受现代以产品为主导的户外午餐,或者在 JamFactory 画廊漫步购买手工作品。

在这里游玩Maggie Beer’s Farm Shop——穿过四处漫游的孔雀,置办一些 Maggie 著名柑橘酱、果酱和酸辣酱等,或者坐在水滨甲板上,拿着一篮子她的野鸡农场味道浓郁的肉酱和一条面包。

在这里住宿Stonewell Cottages——这些令人放松的小屋可观赏湖景并有舒适的柴火,在一天的吃喝玩乐后可以让人安静的休息。

 

克莱尔谷

在这里用餐Skillogalee——Skillogalee 是一个家族拥有的精品酿酒厂,还在其品酒室设有一间温馨的餐厅。在这里预订午餐,坐在阳台上,俯瞰葡萄藤和五颜六色的小屋花园。

在这里喝酒Knappstein——Knappstein 团队位于克莱尔中心一个 19 世纪的酿酒厂,他们不仅酿造城里最好的葡萄酒,而且还延续了酿造传统,在他们的现场小酿造厂对其巴伐利亚风格的珍藏陈贮啤酒进行装瓶。

在这里住宿Bungaree Station——在这个建于 1841 年的历史悠久的绵羊牧场度过夜晚。有各式各样大小的房间可供选择,其中包括剪羊毛工的宿舍,它的乡村营地最多可容纳 25 人。

 

麦克拉伦谷

在这里用餐Star of Greece——这座悬崖顶的 Willunga 餐厅是弗勒里厄的一家餐厅,以 1888 年下方海滨的沉船命名。它以无与伦比的海滨景观而闻名,并供应半岛最好的海鲜。

在这里喝酒Samuel’s Gorge——Samuel's Gorge 俯瞰昂卡加林峡谷 (Onkaparinga Gorge) 令人难以置信的深处,专门生产歌海娜、坦普尼罗葡萄和辛辣的年轻西班牙格拉西亚诺。

在这里住宿The Vintage——这间豪华的住宿加早餐酒店距离城镇仅有 5 分钟的车程,设有两间私人套房,内有篝火和一瓶葡萄酒,并可欣赏葡萄园的景致。

 

阿德莱德山

在这里用餐Penfolds——你可以选择 Magill Estate 餐厅的九道菜高级餐饮体验,或者通过休闲咖啡厅 Magill Estate Kitchen,这里供应所有食品,从一杯葛兰许到自制的糕点,应有尽有。

在这里喝酒Shaw + Smith——Shaw + Smith 在 Balhannah 庄园设有一个令人惊叹的品酒室,为凉爽气候的阿德莱德山葡萄酒设置了基准。坐下来品尝五种口味的葡萄酒,其中包括他们标志性的苏维翁白兰地和来自 Woodside Cheese Wrights 的奶酪。

在这里游玩Beerenberg——甜蜜、丰满和宝石红,没有什么比得上直接从灌木丛上摘下来的草莓。无论你选择什么,每公斤的价格都是 $9.95,而在付款的时候,还可以品尝他们的果酱、酸辣酱和酱汁。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