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山区六个明日之星酒庄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9, 2019

如果你感觉 Basket Range 小镇比实际要更大,那是因为它境内重峦叠嶂、山高涧深,所谓望山跑死马,从一处酒庄赶往另一处实非易事。就此而言,阿德莱德山区这片地带颇像边远的索诺玛海岸(Sonoma Coast):偏僻,充满乡村色彩,虽然它实际上离阿德莱德市中心还不到半小时车程。

阿德莱德山区有其他更为主流的酒庄,比如 Ngeringa,它家的黑比诺享誉全澳。不过眼下,“边缘者”吸引了全部注意。

除了以下这些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我对 Lucy Margaux and Domaine Lucci、Commune of Buttons、BK Wines、Vinteloper 和 Murdoch Hill 出品的葡萄酒也颇为关注。

Ochota Barrels

Taras 和 Amber Ochota 已经成为新澳洲葡萄酒界的象征性人物。他们的葡萄酒很大一部分采购自邻近区域,包括巴罗萨山谷和麦克莱伦谷,但他们正在越来越多地转战主场——把眼光投向阿德莱德山区本地。他们旗下阵容很强,从 A Sense of Compression、186 和 Fugazi 歌海娜,到几款黑皮诺,甚至还有 Weird Berries in the Woods 琼瑶浆。全系列口感都很细致微妙,适合喜爱慢饮细品的爱酒人士。

The Other Right

这可能是我在澳大利亚最惊喜的收获。科学家在酿酒时放下身段、入乡随俗肯定是存在的——想想 Kalin 的 Terry Leighton 和 Ravenswood 的 Joel Peterson——但 Alex Schulkin 的头脑肯定有显著分裂趋向。他白天在 AWRI 工作,从事葡萄酒安全性方面的科学研究,闲暇之余则摇身一变,在简陋棚舍内酿造纯天然不经硫化的葡萄酒。他的 Bright Young Pink 和 White Young Thing 是我今年尝过的两款最好的 pét-nats(自然气泡酒),同时他的带皮发酵 Moonshine 让人对维欧尼耳目一新。他的葡萄酒证实了,只要有合适的人、合适的经验,不拘一格、简陋朴素的条件也能成就佳酿。

Charlotte Dalton

Charlotte Hardy 在波尔多 Château Giscours 和新西兰 Craggy Range 等地积累了经验,然后在 Basket Range 把它们转化为一种更安静、更清浅的品味。她在此地已经工作五年。这种品味体现在她酿造的酒中,比如她的 Beyond the Horizon 西拉子葡萄酒,新鲜酒底与烟熏浆果香气相互衬托,还有她的 Love You Love Me,这款赛美蓉口感馥郁,远胜平淡青涩的澳洲风味,但也是我近年来尝过口感最微妙的葡萄酒之一。

Gentle Folk

Gareth Belton(见上图)可能是 Basket Range 一带最精通葡萄栽培的人,这是说他花很多时间栽培葡萄,打理葡萄园。他是一个实践主义者:对于比如 Rainbows 这样的每一款酒(混合19个不同品类的一款酒,颇有“走火入魔”味道),都会有对应的一款,比如他的 Ashton Vineyard 黑皮诺,其中包含药草的凛冽香气和经典果香(并且有经过一点儿二氧化硫处理)。是他在创新和隽永之间追求平衡的良好佐证。

Manon

Tim Weber 和 Monique Millton 参加了先锋前卫的悉尼 Rootstock 酒展,尽管他们标新立异的想法(比如以野葡萄酿制的 Wild Nature 系列)最引入注意,但让我震惊的是他们整个系列都是如此美妙,要知道他们才经历两个收获季而已。他们有出色的 She Blushes Gris(以灰皮诺酿制),还有美味的霞多丽和黑皮诺,他们的萨瓦涅更是精彩,口感柔顺,香气浓烈,远胜许多 Jura 版本。

Jauma

James Erskine 是 Basket Range 另一个门面人物,这得益于他身为品酒师的高调工作。Jauma的酒,现在几乎完全采用螺旋瓶盖,可能有些会有生涩粗糙感,但最好的几款都很精彩。特别是 Like Raindrops 歌海娜,给这个品类增添了诱人的咸味口感,另外他的 Thousand Fires 混合赛美蓉和白诗南,是向澳大利亚将这两款葡萄混合制成“夏布利”的习惯做法致敬。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