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代写违法!或遭2年监禁21万刀罚款!阿德代写啥水平?从大一作业到博士报告!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时代君iAge 今日阿德莱德

 

 

朋友们,你们听过一个词

叫作“赶Due”吗?

如果你也曾是赶Due大军里的一员,今天的这篇文章一定会看的你百感交集!

以时代君为例,自己总是在朋友圈、微信群里看到一条条代写各式论文、各式作业的广告。点开一看,不仅有广告,还有“顾客”的良好反馈,看样子这门生意已经被经营成相当“成熟的产业”了。

而现在土澳的各个大学也是严打这种作弊行为!南澳当地报纸The Advertiser今天便用了超大版面严肃抨击这种行为!(并且点名咱们的中国留学生)

代写公司正对南澳的学生进行网络轰炸,甚至张狂到提供从大学一年级到博士水平各式论文,而学生们也算是“踊跃参与”,忙不迭地抓住机会欺骗自己的大学。

仅仅一个Facebook页面——##中国学联——评论区就几乎被代写公司所攻破,满是提供“plagiarism-free”作品的代写人员。

你以为这些写手只来自咱们大土澳,那就未免太傻太天真!据悉,包括肯尼亚和乌克兰在内的一些国家的失业学者表示,只需3小时就能把大学论文交上来,博士论文的收费为32.38澳元/页,大一的初学水平论文的作业收费仅为22澳元/页。

为了使整个作业的可信度更高,学生们还可以要求特定的分数,或者要求写出和他们语言水平相当的文章。通俗点说就是:差不多就得了,能过就行!

作为一个成熟的产业链,高效、及时、包过这样的字眼在宣传页面上肯定是一个也少不了!

 

其中一个网站甚至自称是阿大、弗林德斯大学和南澳大学学生的包过专家——尽管这些名字可能是由网站算法自动生成的。

今年4月,联邦政府宣布将引入法律,将“代写”(也称为“合同欺诈”)定为非法。然而,尚不清楚这一举措能否有效的阻止社交媒体上源源不断的代写广告。

南澳管理学院副教授Tracey Bretag对作弊(主要是代写)行为进行了一项全国性的调查,创建了包含1.4万多名学生的全球最大数据库。她去年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6%的学生承认作弊,10%的老师承认他们在工作中有发现学生作弊的迹象。

 

这个项目发现,目前土澳学术界出现了一场“完美风暴”,大学依赖来自国际学生的收入,而学生则采用“交易”方式学习,导致系统性作弊问题出现,并且不断恶化。

布莱塔格教授表示,如果学生们在英语学习上遇到困难,又不参与校园生活,他们就会被迫作弊。现在全澳推广的在线收看Recoding更是加剧了这些问题的产生。

最近的报道凸显了土澳大学在收入上对中国学生的依赖,以及英语水平方面的问题。然而,布莱塔格博士说,海外学生和国内学生都认为作弊是不道德的,而把英语作为第一语言的本地学生和海外学生一样容易作弊。

虽然大学使用反剽窃软件,然而这些代写者们正在创作一次性、定制的论文,对于大学而言更是加深了监管的难度。

 

拟议中的立法将使提供这些服务的人面临最高两年的监禁和最高21万澳元的罚款。它可能在今年年底生效。它还将允许高等教育质量和标准局让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屏蔽这些网站。

教育部长丹·特汉说,作弊“欺骗了其他勤奋的学生,也破坏了我们世界级的教育体系”。

包括阿德莱德大学在内的澳洲八大(Go8)大学表示,作弊可能会损害澳大利亚大学的声誉,并支持这项立法提案。

 

澳大利亚各地大学的一份反馈总结称,“国际学生存在一些特殊的问题,对他们来说,英语能力、社交孤立、在学业上取得成功的压力、同时还要利用课余工作时间挣钱,这些都是导致作弊的因素。”

 

时代君最后想说,留学生代写早已形成一种产业链,甚至出现“优胜劣汰”的趋势。今年开始,随着中国留学生的迅猛增长,中国代写公司突然遍布留学生的微信群。各类代写公司大量涌现、部分公司开始恶意竞价导致行价走低。

大学是学生学习知识累积技能的必由之路,这段时间如果树立了错误的世界观,错失了学习的机会,未来漫长的工作之路必定不会一帆风顺,用未来的人生给大学作业买单,绝对得不偿失。

 

原文取材于:The Advertiser、天天快报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