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袋鼠岛——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9, 2019

Room view Southern Ocean Lodge

在南太平洋别墅中能够观赏到风景的房间。

袋鼠岛的天然资源曾经被那些饥饿的定居者摧毁过,但是如今袋鼠岛上的一年一度的美食之旅(Food Safari)能够充分证明今日的发展,这次旅程对于你的胃和你的双眼来说都是一场盛宴。

在 1802 年,Investigator 号船上饥饿的船员们正式地命名此地为未知海岸(Unknown Coast)。

今日,这片相同的海岸被命名了一个不太令人兴奋的名字“南澳大利亚海岸”,但是在 19 世纪,探索和冒险正在四处发生。

马修·弗林德斯(Matthew Flinders)宣布了他决意挑战这个荒芜的悬崖峭壁和危险的海洋,他将妻子留在了英国老家,开始了一场长达 9 年漫长航行。

有一段时间,由于他的船员们享受过了肉的鲜美,航行中随之而来的饥饿感愈演愈烈。

由于弗林德斯不愿意和土著部落起冲突,他们始终无法找到一个可以让 Investigator 号停靠的海岸。

据传大家所说,由于弗林德斯是一个非常关心大家身体的好船长,在他们最终航行到名副其实的食肉动物的乌托邦前,他已经接近于绝望了。

Room with a view at Southern Ocean Lodge.

Apiarist Peter Davis of Island Beehive.Fryar’s chicken farm lets chickens run free under the watchful eye of Maremma sheep dogs

A walk in the Flinders Chase National Park. Cape du Couedic lighthouse.

Southern Ocean Lodge is sympathetic to the contours of its cliff-top perch.

The bizarre form of the Remarkable Rocks.

Seal Bay is home to the country’s largest Australian sea lion colony.Kangaroo Island’s dramatic coastline

没有蓝烟飘起,表明了这里没有人居住,船员走下船舱来到地面并且看见了无数的袋鼠,而且还得到了这些袋鼠难以置信的信任。

紧接而来的就是许多热闹的聚会和盛宴,当所有船员的肚子里都装满了袋鼠肉排和炖菜后,他们把剩下的食物腌制了起来并且重新启航了,并且缺乏想象力地(并且不正确,这些其实是沙袋鼠)把这里命名为袋鼠岛。

在他们离开的路上,他们遇到了法国探险家尼古拉斯·鲍丁(Nicolas Baudin),法国人在“相见湾”(Encounter Bay)那也感受到了类似的饥饿和无助,于是弗林德斯把法国人也指引到了那片充满食物的地方。

当地的袋鼠又一次遭受了冲击,炖汤和盐渍,这次可能还多一点点烹饪的风格。

随着岛屿地图的绘制,岛上丰富资源的传说,无人占据的海岸就像马缨丹一样被大家传播开来。

其实土著居民早就离开这座岛了(我们现在了解到有几千年了),大陆上的原住民没有想要回到这座岛上,并且叫它“Karta”,意思是“死亡岛”。

而且讽刺的是,这里成为了捕鲸者,捕海豹者和非法居民生活的偏远岛屿,他们通过出售兽皮和其他赃物来讨生活。

如此多的和不可持续的狩猎活动,把纯白的海滩染满了猎物的鲜血。

这里曾是一个野蛮的海盗和逃犯生活的地区,他们抢夺大陆上的原住民“妻子”,生活在树皮小屋上,穿着兽皮。

在 1827 年,洛克少校写到:“我所听说的的和目睹的……伟大的犯罪场景都是在袋鼠岛上发生的,在那里,能看到大量的坟墓,看见从悉尼和范迪曼逃跑的充满绝望的人。”

经过几个类似的报道之后,南澳公司最终决定驱逐他们,并设置了澳大利亚第一个殖民地,一个农产主的“资本家”社区。

但是,耕作那里的土地十分艰难,许多作物枯萎,人口也是如此,只有少数坚强和自豪的独立灵魂依然坚挺。而这些人正是今日袋鼠岛的创始人。

从弗林德斯发现岛上的袋鼠获得拯救之后,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充满贪婪,救赎和恢复的历史被牢牢地被锁在了这片土地上,但如今这些历史已经很难在连绵的绿色牧场,闪光的油菜花和白沙之间发现了。

袋鼠岛如今又成为弗林德斯和猎人发现的聚宝盆了;只是现在是充满了谷物,蜂蜜,鸡蛋和乳制品。

你仍然可以坐船上岛,或者你也可以乘飞机,但是时间短得你几乎没有时间吃免费的曼妥思;无论如何,在你周围展现的是无与伦比的美景。

偏远的原始风景启发了 Baillie 别墅的 James 和 Hayley Baillie,他们于 2008 年在汉森湾(Hanson Bay)创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南太平洋别墅(Southern Ocean Lodge)。

沿着悬崖,豪华生态设计小屋与风风雨雨的环境相吻合,并经过精心考虑来确保其展示的风景能吸引客人的目光。

站在主房间中,凝视着湛蓝的海水每天都会给你不一样的体验。

有些日子,平静的海洋令人着迷,但有时,它又会匆忙地拍打着悬崖,提醒着客人为什么他们的房间会以沉船命名。

海洋每一个变化的心情都是我们双眼的盛宴,但是我们的胃等待却是这里一年一度的美食之旅(Food Safari)。

七天的美食之旅是由南太平洋别墅主办的,并且是岛上产品的一个大杂烩。

今年,倍受欢迎的南澳大利亚烹饪标志玛姬啤酒正在渡海而来,以及备受赞誉的 Biota 餐厅大厨詹姆斯·维斯(James Viles)也会作为美食之旅的指挥来引导游客前往岛上游览。

在美食之旅期间,南太平洋别墅的主厨杰克·英格拉姆(Jack Ingram),之前在墨尔本 Vue de Monde 餐厅工作的詹宁斯先生将加入我们,用全岛的食材来为您创造一份优雅的晚餐。

美食之旅的行程每年都在变化;在游览期间,您可能会发现自己和养蜂专家彼得·戴维斯(Peter Davis)挤在一起,他可能正随便地坐在他忙碌的蜂巢旁,和这些带翅膀的小家伙说着悄悄话。

彼得甜美芳香的蜂蜜是完全有机的,他非常乐意向他的客人们介绍从 1884 年就开始的饲养利古里亚蜜蜂的历史。

利古里亚蜜蜂,可以用其背后的三条金色腰带来和其他品种区分,它们显然比普通的欧洲蜜蜂更加友善,但是考虑到游览期间,彼得被蜜蜂叮了三次,我们对这点还是抱有怀疑的。

你永远不会从那不变的笑容中发现他被咬了,除非他用手来巧妙地挑出蜂刺并且轻揉伤口。

随着游客的离开,彼得会回到他的蜂巢,检查充满了粘稠的蜂蜜而变得沉重的蜂架。

随后的美食之旅将由金斯科特(Kingscote)带领前往参观 Island Pure 乳品厂中友善的女士们。

在 1200 只母羊中,每天有 300 – 400 只需要产奶,它们非常乐意进入专门设计的棚子中,边挤奶边咀嚼当地的谷物。

剩下的时光将在桉树下漫步并且看看牧草,这些草长得如此奢华,我都几乎忍不住想尝试一下了。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吃草,因为所有的精华都进入了手工生产的芝士和酸奶中了。

从醇美的羊奶酪到有之前提到的当地人制作的筋道的凯发罗特里芝士和香甜奶油酸奶,岛上的聚宝盆就如同在 19 世纪一样溢出来了。

由于我们的潜意识擅长掩盖血腥掠夺的历史,这些开朗的家畜似乎也已经成为是岛上的主题。

美食之旅会在 Fryar 的养鸡场再次停下脚步,养鸡场在四轮车的围绕下闪耀着黄色,我们将参观里面那些完全自由放养的丰满母鸡。

母鸡由马瑞马牧羊犬保护,它们在小时候就和这些小鸡产生了强大的羁绊,所以母鸡可以随意地在鸡场中游荡。在保护者的监护下,它们放纵自己的好奇心,观察着访客。

啄靴子,摆姿势,他们完全不怕人。

据推测,这种好奇的行为,是由于当时在弗林德斯的饥饿派对中将当地的袋鼠放入锅中所行为产生的。

但是,这些母鸡并不知道这些事,所以它们可以自由地将心思放在下蛋上。

酒店的早餐提供了这些母鸡休闲时光的成果,鸡蛋会在 62 度下进行料理,直到蛋壳中蛋黄的阴影消失不见。

在海狮湾保护区,你不禁想知道,仍在减少的海狮是否还留有对过去定居者那些野蛮行为的记忆。

它们好像很高兴游客们在一个海滩上远远地观察它们。

之后我们闲逛了一段时间,看着小狗们追着它们母亲讨奶喝,随后我们便回到了旅游巴士上前往“卓越岩”。

如果我不太了解艺术,我可能会说这些岩石直接影响了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高迪所设计巴塞罗那米拉之家,那种类似超现实的头盔式构造。

我们欣赏这些巨石的时候,别墅的工作人员会潜水给我们采来肥嫩、充满矿物质的生蚝,这是岛上的另一个宝藏。

现在的生活和弗林德斯的经历已然不同,但是袋鼠岛的赏金生活仍在继续,而且是和一群非常害羞的沙袋鼠一起。

详情:袋鼠岛

抵达方式:有海上轮渡(SeaLink)一天中数次往返于弗勒里厄半岛(Fleurieu Peninsula)的杰维斯角(Cape Jervis)和袋鼠岛的潘尼萧(Penneshaw)之间。区域快线(REX)每周有 21 趟航班往返于阿德莱德和袋鼠岛的金斯科特(Kingscote)之间。

好玩的地方: 南太平洋别墅(The Southern Ocean Lodge) 从 8 月 20 号至 27 号开启的袋鼠岛美食之旅(Food Safari),两人的费用为 $7700 起。包括了美食之旅游览行程,阿德莱德的返程机票,含税。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