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重生的阿德莱德餐饮购物商业街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9, 2019

Peel Street’s Clever Little Tailor is the city’s favourite cocktail bar, serving fine signature drinks in a cavernous space.

Peel大街上的Clever Little Tailor酒吧是该市最受欢迎的鸡尾酒酒吧,其内部为洞穴状空间,供应精致的招牌饮料。

某天还是平淡无奇,接着就成为了潮人聚集地,阿德莱德Peel–Leigh大街街区起源于何处?Max Anderson为城市改造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

对于一个真正的潮人聚集地,似乎需要有些穷困潦倒的历史。纽约的地狱厨房曾经是移民的贫民窟,苏豪区(Soho)曾是伦敦的反面教材,费兹洛依区(Fitzroy)曾是墨尔本工人阶层聚集区。越受忽略,改造后就越闪闪发光。

位于阿德莱德新内城的潮人避难所并没有继承到如此坚韧的品质。如果非要算,它所遭受的只有人们对它几十年来的冷漠以及20世纪80年代以来建筑师的过分关注,这使它突然的涌现显得更不寻常。

Peel大街和Leigh大街成为新潮街区的前沿地带和中心还不到四年时间。这是一对平行街道,通过Anster大街以及最近新通的但很不招人喜欢的Topham Mall(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延长街巷相互连接。

在2012年之前,这个环形通道主要是用来缓解从Waymouth大街到Hindley大街,总长300米的街道内客流络绎不绝,在这里,Waymouth大街上满是西装店和美味餐厅,而Hindley大街上的酒吧和俱乐部则让阿德莱德警察头疼有超过130年历史。

Leigh大街在没被充分使用之前只是漂亮而已,没有什么其他值得称赞的地方– 有些砖瓦建筑、一两个仓库和一排各种米色调的80年代建筑物。但关键是,就像墨尔本著名迷宫似的街区一样,这里一直是相当隐蔽的中心。

改变阿德莱德酒吧业的经营执照

这里突然新生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小型场地经营执照’ ,在这二十多家缤纷多彩的潮店里,每一家的角落里都可以看到这种执照。

Udaberri Leigh Street 是Leigh大街上必去的酒吧, 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迷你改装仓库风格、供应精美的开胃小吃或是一堆“最佳酒吧”的荣誉奖章,主要是老板曾自费4万澳元与繁琐拖沓的执照申请程序抗争。

州总检察长John Rau听说了酒吧为申请酒水执照而遇到的困境后,决定采用一种灵活的小酒吧执照,这样那些有伟大梦想而预算经费有限的人们可能为阿德莱德市注入新活力。

2013年首批新执照获得批准,招待人数限制在120人以下。在慷慨租约以及一个名为‘革新阿德莱德’的大胆社交族群的出现,这里一下子成了年轻人和潮客的宠儿。

酒吧依然是这个区域复苏的动力,在下午5点之后,特别是周末在新市中心阿德莱德椭圆球场(Adelaide Oval)有球赛时,这里便人声鼎沸。

在Leigh–Peel街区范围内,酒吧林林总总,你可以在所有酒吧间换来换去。这里的Clever Little Tailor Adelaide酒吧裸露的石头为装饰,并供应奇特的酒水。Mae极富地下酒吧氛围,里面一应俱全,而 Casablabla酒吧 恰恰相反,那里有喧闹的拉丁舞曲和一个可爱随性的啤酒花园。

你可以到 Chihuahua酒吧享受一杯色彩缤纷的龙舌兰,也建议去 BarBushka点一杯诸如榛子酱伏特加马天尼的伏特加烈酒,往南来到Anster大街,这里有超棒的氛围和杜松子酒,穿过一个巷弄口,也可以点些吃的来垫垫饥,向永不服的欧洲传统致敬。

餐厅-酒吧-咖啡厅混合体

去‘餐厅’还是去‘酒吧’,当然这两种地方每个人都去过,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去哪里你都不会被饿到。在Bread & Bone这家店,尤其是点了软壳蟹汉堡后,会令你不禁啧啧称赞。

La-Moka (电话:0406 729 164) 是一家用锡盘供应简单菜肴的餐厅。 Peel St 看上去很休闲,但里面却藏着几个顶级大厨的身影。

家庭餐馆 Kaffana 是一家纯正的塞尔维亚餐厅,老妈妈躲在挂有圣像的门背后准备巴尔干汉堡。如果你能忍得了,可以在多种水果口味的白兰地中选上一杯尝尝,目不转睛,一口干掉一杯烈性水果白兰地,然后大声喊出‘Ziveli!’

即使在白天,该地区也毫不逊色,有和潮人们一样喜欢这里的上班族及学生。在CoffeeBranch咖啡馆里有世界上最上乘的咖啡豆。

购物复苏

白天顾客也可以来到阿德莱德最古老的动漫商店,最大的 地图商店 以及非常美丽的 Leigh大街行李店。最后一家店是由Julie Barnes于1980年所开,这位前安捷航空空姐深受乘客们喜爱,他们送给她许多航空纪念品,其中大部分都陈列在店内,与她精心挑选的商品形成完美对照。

接着我们穿过Currie大街进入Topham Mall,这里是20世纪80年代城市野蛮面的典范,现被卡在了一座城市停车场UPark下,用来分流更为拥挤的客流量。在2015年年中之前,光鲜亮丽的年轻企业家们几乎以游击的方式攻占了这里空置的商店。

今天,你会看到玻璃橱窗点亮了,富有工匠精神的勤劳民众为这里注入了活力。

Booknook & Bean咖啡馆供应本地烘培的Groot咖啡,并出售任何你认为值钱的二手书(所得款项为印度尼西亚的海藻农民提供小型贷款);Beigelry(19号商店)根据20世纪纽约匠人制定的‘338’规范手工制作百吉饼;在Transform(11号商店)里当地艺术家出售‘定制微型宜家家居’ ;在The Coco Stop(14号商店),手工巧克力在橱窗里看上去令人垂涎欲滴。

皇冠上的瑰宝是在Topham的入口处– 在这里,在城市的一角,不可思议地挤着好几家的葡萄牙餐厅和第一家城市微型酿酒厂。Lady Burra 啤酒厂将极富生机的酿造和具有伊比利亚风味的火热结合起来,参加品薯条活动(没错,就是品尝薯条),尝尝Rosa香肠,喝杯啤酒和枫糖‘啤酒’。

事实这里的一切吧。因为Topham Mall和Leigh大街与Peel大街的成功复苏归结于聪慧的头脑、赤子之心以及明智的政策。或许正如Leigh大街行李店的Julie Barnes所说:“我在这里生活了35年,如今这里发生的一切真是太棒了。

当你望向Topham Mall,它会告诉你没有任何东西是无可救药的!”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