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Last updated on 十二月 10, 2019

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ID:collegedaily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何佳琦的父母在熬过十几个小时飞机上的焦虑,落地澳洲,终于看到女儿冰冷的尸体的时候,他们的世界崩塌了。

几天前的2019年8月8日,何佳琦家的平静的生活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彻底撕碎了:

他们的女儿,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留学的女生何佳琦,突然坠楼身亡

她悲痛的父母立刻前往澳洲,试图寻找女儿死亡的真相。

经过他们的调查走访,了解到在这位22岁美丽的姑娘生命结束前的很长的日子里,她被男友长期精神控制、虐待,无法摆脱,饱受折磨。

然而,这仅仅是何佳琦父母惨痛遭遇的一半。

在随后的案件调查阶段,他们又被澳洲当地警方的种种作为彻底激怒了。

就在案情不明,老两口在四处奔走寻找女儿死因真相的时候,

澳洲警方竟然将证据交给“嫌疑人”,毁灭了案发现场证据,并草草初步认定是“自杀”。

同时又胁迫何佳琦的父母,在没有进一步详细尸检的情况下,将女儿的尸体火化了。

如果这是一部小说,主角家庭的悲剧应该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但生活往往比虚构的文艺作品,更残酷。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四处奔波,到澳洲警局试图为女儿讨个说法的何佳琦家属,竟然被当地警察以骚扰的罪名起诉。

警方将家属滞留在警局里直至凌晨。刚经历丧子之痛,又遭受这样的不人道对待,家属心脏病发作。呼吸困难,警察见状,才放家属离开警局。

随后,当地警察还威胁家属不得寻求媒体曝光和任何其他外部势力介入。

刚刚遭遇丧子之痛,竟然又被警察告上法庭。

奇冤,奇痛。

如今,渐渐从悲痛中振作过来的何佳琦父母向我们诉说了案情详细经过和他们的遭遇。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2019年8月8日,22岁女留学生何佳琦在墨尔本坠楼身亡。

身上多处淤青

警方初步认定自杀

迟迟不给家属验尸报告

没有任何一个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回家时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也没有任何人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被人殴打,不幸的是,这一切发生在了何佳琦的身上。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22岁留学生何佳琦 中间的女生)

本应该在墨尔本大学读金融硕士的她,却在8月8日“意外”从男友家28楼坠亡。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最开始一切证据和供述都来自男方,当地警方竟然听凭一面之辞,在缺乏足够证据之时初步断定佳琦是“自杀”。

不仅如此,尸检法庭早就在出事后的第二天(8月9日)已经检查完遗体,如今4个月过去,仍然不肯向家属和社会出示验尸报告,称还要3-6个月才可以。

先销毁遗体,再公布尸检结果?

如果再有问题,证据已经没有如何上诉?

更加恶劣的是——

澳洲尸检法庭态度强硬,将佳琦的遗体放在0-3度的温度中保存,已经出现腐烂迹象。

家属在没有拿到死亡鉴定结果之前,澳方就要求家属移走遗体,如果不马上移走,将会被当作“无人认领”集体处理。

据家属透露,佳琦遗体上有被殴打过的痕迹,脖子上有明显淤青(被掐),前后20多名同学亲眼见过佳琦带伤上学。

在悲剧发生当天,她的言语中曾透露出对男友的恐惧。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佳琦被打照片)

究竟佳琦的“死亡”和男友到底有什么关系?

她生前究竟遭到了什么样的对待?

死因法庭为什么对“华人”的死如此轻率?

这一系列的质疑让我们不断地逼近真相——何佳琦的死或许不是警方初步判定的“自杀”。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在女儿去世后

何佳琦的父母经过走访女儿生前同学好友邻居

以及阅读女儿的日记

了解到很多女儿与她男友的故事

女儿生前遭到男友暴力虐待,身上多处受伤

高中毕业后,何佳琦选择到澳洲读书,读书期间一直对未来有着清晰的规划,而男友孔某的出现,带来的不仅不是幸福,而是无尽的痛苦和生命的代价。

读书期间,男友孔某用死缠烂打的方式追到了佳琦,但两人在一起后,佳琦却发现了他人格的另一面。

据身边的同学介绍,孔某本来是留级生(现疑似已被学校开除),一直游手好闲,平时很少去上课,基本上都是在家打游戏。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男友孔某)

早年间父母移民澳大利亚,孔某拥有澳洲绿卡。

他曾向佳琦表示,他拥有澳洲绿卡,即使杀人也不会有死刑。

但孔某却不务正业,沉迷于游戏,他游戏账户头像采用的就是美国电影《越狱》中的杀人犯主角。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电影《越狱》)

孔某对女朋友佳琦实施精神控制,从一开始双方就以一种不平等的方式交往。

在交往期间,孔某控制欲极强,知道佳琦社交软件的账号密码,甚至是苹果ID,通过苹果ID的定位,可以准确找到佳琦的位置。

当然这都不是最严重的伤害,孔某还曾对佳琦进行过虐待。

在佳琦来例假的时候,孔又对佳琦施暴,佳琦在日记中记录到,她因此四天都无法上学校。

何的父母从女儿的同学朋友那里了解到,这并不是孔第一次对“女友”实施暴力,孔的前几任女朋友都有被其殴打过的经历。

当佳琦和孔交往时,身边许多人都曾对她的近况表示担忧,孔某“丧失理智”的暴力已经人尽皆知。

连孔某的父亲也曾被殴打,脖子上伤痕累累,一个连自己父亲都能下手的人,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什么?

(孔某父亲展示被儿子虐打伤口)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为了摆脱孔某的纠缠,佳琦曾多次提出分手,但是都被拒绝并且以裸照上传至网络为由威胁,强行将佳琦留在身边。

据佳琦朋友说,佳琦为人心地善良特别听不得软话,而孔某又特别会求饶,几次下来还是没有分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案发当日(8月8日)中午,佳琦向男友转了5000澳元,疑似是转给男友的分手费,希望能够借此摆脱他的纠缠。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没想到,晚上佳琦就出事儿了…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事发前一天,佳琦还说第二天要去见导师,和同学约课,做志愿者,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佳琦的父母认为女儿绝对不是自杀。

佳琦父母之所以如此笃定佳琦不会自杀,除了案发现场重重疑点和证词上的漏洞之外,另一层原因是佳琦一直以来的性格。

佳琦一直非常乐观开朗,几乎没有向父母抱怨过什么,对未来也很乐观。

月初的时候,和母亲视频时还计划2020年去哈佛大学读暑期课程,未来计划申请剑桥、牛津的博士项目,今年年末还要去新加坡实习。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事发前一天,佳琦还说第二天要去见导师,和同学约课,做志愿者,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父母实在是想不通,相隔一天,接到澳洲警署打来的噩耗。

8月8日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发生了让佳琦一度崩溃的事情,

还是这根本就是“激情杀人”?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8月8日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所有人都想要弄清楚的…

据佳琦好友妮娜回忆,事发当日,佳琦像往常一样来学校上课,起初并没有什么异样。

中午,佳琦和妮娜碰上同班的男同学A,三人一起在食堂吃饭,之后又去买了奶茶去教室上课。

上课的时候,佳琦坐在两人中间也很正常,但是课间上厕所的时候,妮娜偶然发现佳琦脖子上都是淤青。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追问之下才知道是男友孔某殴打所致——

孔某早上起床要佳琦不要上学陪其打游戏,又因为佳琦只给他几片面包当早餐心生不满,故而殴打。

下课后,佳琦突然说男朋友来了,他可以直接定位到她,在和佳琦从教室走出校园短短十几分钟里,佳琦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男朋友来了…

妮娜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到佳琦男朋友的身影。但从佳琦的手机上,好像可以看到男朋友就在附近监视。

孔某在给警署的口供中也说到,当天他曾去过学校。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好友回忆笔录)

分手时候,佳琦和朋友说:

“如果你晚上和我微信,一定不要说我和男生一起上课,不然我男朋友会打死我。”

佳琦独自又走了几十米,遇到了一起上课的男生A,男生询问佳琦:为什么不回微信?

佳琦说:

“我男朋友说你长得太帅了,不让我和你接触,如果发现我和你接触,就要打我。”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男生A回忆笔录)

佳琦背井离乡,孤身一人前往墨尔本大学求学,非但没有得到最起码的人身安全,甚至遭受残忍的虐待。

她几次三番想要摆脱,却仍然受到男友孔某不断纠缠。

让人想象不到,在现代化的都市,孔某究竟以一种什么样的手段对其进行折磨、控制?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8月8日下午4点50,佳琦和朋友分别离开校园,大概5点半左右可以到男友家,6点45佳琦坠楼身亡。

在男友家的一小时十五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澳洲警方的说法,孔某说何佳琦是当着他的面跳下去的,而且承认死前两人发生激烈争吵。

案发现场的目击者说,佳琦是从28楼坠落,先是撞在了二楼屋顶的玻璃雨棚,撞破后坠地。

当时男友孔某从28楼下来连看佳琦一眼都没有,就在一旁等警察来到。

等警察到达现场之后,孔某说自己受到了惊吓,什么也不能说,需要到医院就医。

佳琦身高一米6体重100斤,孔某1米8多的身高,两者相差悬殊,且在长期的暴力对待中,佳琦可能早已丧失反抗的勇气。

事发之后,孔某一直以“自由人”的身份出行,完全不受限制。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案发后,在何佳琦家属和各界的努力之下,越来越多的证据被找到,搜集上来。案情的细节也进一步得到了还原。

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澳洲方面提高了调查级别。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在女儿遭遇不幸之后,悲痛的何佳琦家属试图为女儿的死讨个说法,再次去了当地的警局。

以下是何佳琦的家属向本报透露的经过:

“ 8月27日下午,我去警察局送了一份材料,我女儿死后,警察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对我女儿的遗物手机、特别是电脑进行封存,导致我女儿的电脑被男友登陆几次。

特别是男友家在19日把女儿的电脑交还给我们时,电脑显示在18日晚间还有人继续登陆我女儿的电脑,并且删除有关重要内容。

根据这个情况,我们请求墨尔本西部警察局恢复电脑内容。警察说做不了,告知家属可以拿回中国去恢复。

我们拿回中国恢复电脑内容后,充分证实在我女儿死后,女儿的男友还在继续登陆她的电脑并且删除内容。

恢复电脑内容后,我们去国内政府的公证部门进行了公证,又通过国内外交部门、澳大利亚大使馆进行了认证,我带着这些证据交给警察,警察不仅不收,还加害于我。

12月2日,何佳琦家属再次回到墨尔本的警局,询问女儿案子的调查进展。

我在警察局等待警察时,在大厅等待了20分钟左右,看到一个似乎是我女儿案件负责人的警察,我站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对他说:“你好,你是丹警官吗?

警察说:“No, No, Yes.” 然后他就转身走了。

我们对话后不久,就说我有威胁、恐吓的语言以及跟踪他的行动,实际上都是不存在的,是他捏造诽谤加害于中国公民。”

事后,家属接到了警方对他“威胁、恐吓及跟踪警方人员”的指控。

饱受丧子之痛的家属,又要迎来一场令他始料不及的诉讼。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在何佳琦的悲剧发生后,遭受丧子之痛的家属又被当地警察无端指控。

这件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沉痛的打击。

经过了解案情我们不得不做出以下质问:

1. 为何当地警方要在没有进一步尸检和调查的情况下,判定是自杀

2. 为何在案情没有详细调查,存在诸多疑点的情况下,允许男友回到案发现场,变相销毁了证据破坏了现场?

3. 为何催促何的父母尽快火化遗体?

4. 为何以“威胁、恐吓”的罪名去起诉家属?

目前12月12日,何佳琦的父母将面临一场无端的诉讼,我们能做只能是将案件的经过和后续发生的事情让更多人知道。

澳洲,何的父母可能需要更多的法律、道义和舆论上的支持,让他们度过难关。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女儿死在国外,家属远赴澳洲讨说法却被诬陷告上法庭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