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钟南山的儿子,凭什么不能用爱马仕?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言情说
ID:
yanqingsaying





《中国人物志——钟南山篇》更新了。
 
节目介绍了钟南山自非典以来的抗击疫情的经历,采访了钟南山院士的学生、同事和家人,讲述了钟南山在对抗传染性呼吸疾病的一生。
 
节目中,钟南山接诊室和普通一线医生的接诊室并没什么两样,都是大的诊室里一个小小的格子间。
 


钟南山院士的家里也很小,夫人李少芬就将大部分的奖杯和荣誉证书收起来,只留一个奖杯当果盘用,别说,还真是毫无违和感。
 


钟南山院士的儿子钟帏德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从小爱逃学,没少被父亲训诫。
 


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原本只是分享父亲对自己的教育趣事,
而很多人的重点却被钟惟德腰间的爱马仕皮带给带歪了。
 
“儿子的爱马仕皮带好扎眼。”

“儿子有点不朴素啊。”

“儿子还戴爱马仕皮带,估计真的是领导。”
 






 
钟南山的儿子用爱马仕的皮带怎么就扎了这些玻璃心的眼了?

他是买不起还是他不配?
 

 
实际上,他买得起,他也配得上。
 
钟惟德,我们现在知道他是钟南山的儿子,他扎着爱马仕皮带,扎了一些人的眼。

但他也不只是钟南山的儿子。
 
钟帏德,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百千万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这样一个人,爱马仕配不配得上他才需要商榷吧?
 



也许有人会说:他有这个成就,还不是靠爹?
 
还真不是。
 
钟南山院士作为呼吸病学专家,虽然把儿子钟帏德带上了从医之路,但是钟帏德并没有继承钟南山的专业,而是走上了泌尿外科方面的研究之路,他还是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不仅如此,钟帏德博士同时还是广州医学会主任委员,英国伯明翰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及瑞典科罗伦斯佳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及客座研究员,广州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
 


在泌尿系肿瘤的早期诊断及治疗方面作出突出贡献,获得中国泌尿外科最高荣誉“吴阶平泌尿外科奖”,还与中国科学院生产出首台国产膀胱荧光镜。
 
钟帏德博士还多次获得国家级、省市级医学奖项,以及多次获得广州十佳青年的荣誉称号。
 


要取得这样的成就,需要经过多少年才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人才,一个医学生,读完本科,攻读读研究生、博士,参加规培,考取各种从业资格证,执照。

这之中经过了多少年的寒窗苦读,实验室里又度过了多少个春秋?

这样的医学界人才,不讨论他对医学界做出了多少贡献,却讨论他腰上的皮带。

我只想说,一个医生,勤勤恳恳工作,用自己的收入过好自己的人生并没有任何过错。
 

 
当我们看到明星的片酬高的时候,我们总是忍不住diss: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贡献了?凭什么拍一部戏就能挣来普通人几辈子挣不到的钱?
 
在这次疫情之下也一样,疫情爆发后,诸多明星参与捐款捐物,但也仍然有一些明星因为捐得较少被批判:凭什么一部戏的片酬就几千万,捐款才捐十万二十万?
 



这时候我们总是喜欢把医护人员搬出来,这时候又变成了守护医护人员,为医护人员争取权益的卫士:
 
明星轻轻松松挣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多捐一点?

医护人员在疫情前线战斗,又是剪头发,又是穿纸尿裤,吃饭都没时间,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

强烈要求明星降薪,给医护人员涨薪资!
 
放在平时也一样,如果有明星熬夜拍大夜戏抱怨了两句辛苦的话,同样会有人跳出来说:你辛苦也就辛苦那么几天,医护人员长年累月地值夜班,有几个跑出来说辛苦的?人家挣得还不到你们的万分之一呢。就你们矫情!
 
我并不是在替明星洗白,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当你在批判明星薪酬高,把医护人员拿出来质疑明星的时候,你是真的在替医护人员鸣不平吗?或者说,他们只是你的工具?
 
当你印象中辛苦清贫的医生腰上扎着爱马仕皮带的时候,一瞬间,他也被放在了你的对立面?
 
曾经,你为医护人员鸣不平,争取更好的薪资待遇、更合理的工作时间。

如今,一个钟帏德站在你面前,扎着爱马仕皮带,他没有清贫到衣着非常朴素地住在出租屋里,他符合了你曾经在想象中对医护人员的诉求和期待,却有人觉得他不够朴素了。
 
如今看来,更多人期待的还是深夜坐在值班室的朴素清贫的医生,医生有钱买得起爱马仕真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实际上,当他的薪酬足以匹配他的能力和成就的时候,你却只看到了他的爱马仕皮带,不问他的能力和成就是否用得起,而是他不应该用。
 
于是,他的皮带就又耀眼,又扎眼,他的职业也被质疑:这一定是个领导吧?
 
那么多普通人努力攒钱去买自己渴望已久的奢侈品,旁人都无从置喙,因为普通人也有资格努力让自己匹配上他认为的更好的生活,钟帏德凭什么不行?
 

 
可能因为我们看过太多清贫的医生了吧。
 
我们总在各种新闻消息里看到各种无私伟大的医生,他们无私、伟大,经常到贫困地区下乡做手术,甚至不收取诊疗费、手术费。
 
1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医院门诊楼内,一男子经过多次踩点后,拿着事先准备好的菜刀,进入了当时只有陶勇医生一名男性的诊室,冲了进去,向陶勇医生举起了屠刀。
 
陶勇医生从7楼逃到6楼,男子穷追不舍。

在其他医护人员的帮助下,男子终于被制服。

陶勇医生却已经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之中,后脑勺流血不止,胳膊多处受伤,造成了运动功能和感觉障碍。

这个优秀的眼科医生,可能再也无法拿起手术刀,为患者恢复光明了。
 


救人的天使被折断了翅膀,仍旧在想着如何带领更多的人走向光明的前程。

他说,如果以后不能重返手术台了,想组织一群盲童进行巡演,让他们也能赚钱养家。
 
因为这个医闹伤人的事件,陶勇医生的其他境况也被挖了出来。
 
他曾给病人自掏腰包做了手术,因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瞎。
 


陶勇医生去给深山里的贫困人民看诊,为一位80多岁无儿无女的老婆婆做了手术。



老婆婆白内障病情恶化严重,还有将近90度的驼背,实施手术非常困难。
 
陶勇医生找来半米高的垫子给老婆婆垫脚,让老婆婆尽量躺平,最终完成了这次特殊的手术,让这个老婆婆在临终前重新看到了这个世界。
 
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大抵如此吧。
 
陶勇医生的师妹在微博爆料:因为不愿意科室跟患者私了,坚持走法律程序,所以凶手对他举起了屠刀。
 
他没有因为当科室主任而有钱,现在一家三口和老岳母挤在60平米的出租屋里。
 


消息一出,无数媒体闻风而至,纷纷报道陶勇医生的医术医德,以及他一家三口和老岳母挤在60平米的出租屋里的境遇。
 
一个眼科的科室主任,医术医德没得挑,还清贫,这成了媒体大肆报道的主要方向。人们赞扬陶勇医生的同时,也有不少声音希望提高医护人员的待遇。
 
但他们看到医生系着爱马仕皮带的时候,他们又不这样想了,矛盾的人啊。
 
我只能说陶勇医生是一个无私又伟大的医生,我们需要这样的医生,但我们需要的不只是这样的医生。

医生只是他们的职业、工作,他们是医生之前,他们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我们总是报道、宣扬哪个医生一贫如洗,把所有的人生都投入在工作里,无私奉献。



以至于我们也形成了既定的印象:医生就应该一生清贫,就应该安贫乐道,偶尔免费诊疗,还贴钱手术,必须少做甚至不做检查,开个几块钱的药就能治疗好所有疾病。
 
这就是世人对医生最大的误解:他们应该是圣人,只要他们尽了力,就没有治不好的病,救不了的人。
 
尽管这样,他们仍然不能有物质追求。
 
钟帏德博士用的是爱马仕的皮带,这当然颠覆了很多人对医生的认知:这个医生有一个救死扶伤,国士无双的父亲,他的父亲都过得和大部分普通医生一样朴素,他怎么能用爱马仕的皮带?


怎么没有继承钟南山院士朴素的家风?一定是被物质欲望蒙蔽了双眼!
 
不管你的能力能不能让你获取更高的生活品质,更好的生活享受。



你用爱马仕的皮带,你就不朴素了,不是一个纯粹的医生了。



仿佛我们的医生就应该接受贫困。



殊不知,无私不是医生的天职,治病救人才是。
 
医生是一个职业,一个工作,抛开这个职业的角色设置之外,这群人来自于各地,他们是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可能因为对社会担当,选择了治病救人的职业,有的可能只把这当成一个养家糊口的生存技能。
 
他们一样有成家立业、赡养父母、抚养子女的压力,也同样不是租房就是背负着高额的房贷,也一样对生活质量有所追求。


他们除了职业是医生,其他又和你我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并不是在宣扬戴爱马仕皮带意味着高品质的生活,用不用爱马仕是一回事,只是你没有资格帮医生接受清贫。
 
医生并不是圣人。


圣人也许存在,但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好医生,他们有精神生活的同时,也一样需要有物质追求。
 
如此,医生这个行业方能继继存存。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奶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