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份触目惊心的”死亡地图”,一个红心代表一个曾被杀害的妇女或儿童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沃克利奖是澳大利亚顶级新闻奖项之一,
 
在今年的“女性在媒体中的领导力”单元中,共有3个作品入围,
 
其中之一,是一份名为“澳大利亚被杀害妇女和儿童死亡地图”的参选作品。
 

简单来说,这张谷歌地图上标记了19世纪初以来,在澳大利亚发生的1880起妇女或儿童被杀案件,

每起案件都以一颗心作为标记,记录了事发地点、时间、受害者姓名、照片、案件概况以及资料来源,

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地图的浏览量就达到50万,影响力不容小觑。

这份地图是谁制作的?为什么要制作这样一份让人心情沉重的地图?

要想弄清地图背后的故事,要从制作者自己的故事开始讲起………

(为保护隐私,文章中部分人名使用化名)

 

 

地图的制作者名叫Sherele Moody,是一位资深女记者,一直非常关注妇女儿童权益方面的话题,

这种关注是与她小时候的经历分不开的。

Moody从小时候起就生活在一个充满暴力虐待的家庭里,妈妈动不动就会伤害她,

每当这种时候小Moody都会逃跑,直到被福利部门重新送回家。

 

生活在暴力虐待的阴影下还不是最惨的,18岁那年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Moody的生活。

她那时已经从家中搬出去住了,有一天接到妹妹诉苦的电话,妹妹说在家里生活十分艰难,

Moody知道家里的情况,因为心疼和担心妹妹的处境,她的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回昆士兰乡村的家中。

来接Moody回家的是她的继父Barry Hadlow,开车回家途中,继父说他们家所在地区有一名女童失踪了,

继父告诉她,他第二天要作为志愿者,帮助警察搜寻女童的下落,看样子继父对能帮上忙很是兴奋。

 

第二天,继父就穿上“国家紧急服务志愿者”的制服出发了,

他没能把小女孩带回来,而是把警察引进了家门。

Moody记得家里大门上传来几声巨响,门一下打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开始在他们家进行搜索。

这时Moody才知道,装模作样积极参加搜索的继父,才是这起女童失踪案的嫌疑人!

(受害女童Stacey-Ann)

警察找到了受害者遗体,通过调查他们认定,

继父绑架、强奸、杀害了年仅9岁的女童Stacey-Ann,之后弃尸;

更可怕的是,继父是一名惯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犯案了,

27年前他曾绑架并杀害一名5岁女童Sandra Bacon,

然后把女童尸体装在一只装玉米的袋子里,弃尸在汽车的后备箱中。

两位受害者都住在继父家附近,案件形式也差不多,杀害第二名女童时继父其实正处在保释期,

Moody感觉,是司法系统的漏洞才让继父找到了“本不该有的机会”,让悲剧第二次上演。

(受害女童Sandra Bacon)

恶魔就生活在身边的恐惧和愤怒还没有驱散,另一件事再次给Moody带来沉重一击,

Moody的妈妈虽然参加了第二名女童的葬礼,但她一点儿都不嫌弃继父,

明知继父犯下两起杀人案,却仍然站在他那边,

“在法庭上妈妈就是他最大的靠山,多可悲呀。”Moody说,

“我现在还记得知道真相时胃口缩紧那种难受的感觉,妈妈明知他犯罪却还站在他那边。”

“我感觉被她背叛了,她把一个杀人犯领进房子,那个人绑架杀害了一个和我妹妹差不多大的孩子。”

 

因为这件事,Moody和妈妈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从21岁开始她就再没见过妈妈,

如今Moody48岁了,她和妈妈断绝联系已经27年,

2007年,继父在狱中服刑时去世,

但时间和坏人得到的惩罚都无法抹去Moody心中的伤痕。

 

用她自己的话说,继父事发被捕后她的生活就“脱轨”了,一直过着不开心的生活,

完成学业后,Moody成为一名记者,因为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经历,她一直非常关注妇女、儿童权益方面的话题,

她发现在澳大利亚,妇女儿童遭受暴力伤害的案例比比皆是,

根据一项犯罪学研究机构的最新统计,澳大利亚平均每周就有一名妇女被现任或前任伴侣谋杀。

 

同时,Moody始终忘不了继父的案件,

“在我成年后的生活中,我一直为继父杀害了女童Stacey-Ann而内疚。”

“没有一天,我能不去想她。”

 

她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让我感到无法释怀的是,如果她的家人和像我这样的人都把记忆方向、继续向前走了,就没人会记得Stacey-Ann的死了呀。”

她想记录下血淋淋的妇女儿童暴力案件,记录下暴力产生的影响,

“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改变前进方向,尤其希望人们改变对女性受害者的态度。”

Moody很快就行动起来,这就诞生了那份“澳大利亚被杀害妇女和儿童死亡地图”,

她在谷歌地图上创建这张地图,用来纪念那些不幸的妇女和儿童。

第一个被标记的就是继父杀害女童Stacey-Ann的案件

之后就是大量被忽视、家庭暴力、陌生人暴力、甚至恐怖袭击案件,

面对这些陌生的案件,Moody就要拿出当记者的看家本事,

查卷宗、找资料,调查研究大量报纸、档案、验尸报告和判决书,

尽量多地收集每起案件的信息,案件概况中有时会介绍罪犯的背景资料,如果可能还会请受害者家属发声。

在这份地图上,受害者的死亡不再是冷冰冰的数据,

而是一个个鲜活的故事,震撼着每一位查阅地图的人。

 

#

1982年9月5日新南威尔士州Walgett,31岁女子Roxlyn Bowie从家中失踪,

她被认定已遭遇谋杀,尚未找到Roxlyn的遗体,也没有人被指控。

在她失踪后的几周时间,出现两封Roxlyn写的信,

一封寄给丈夫John Bowie,信中写道:“不要找我了,因为我不会回到你的身边。”

另一封寄给她的父母,表示她已经开始了新生活。

笔记鉴定专家表示,两封信的笔迹都出自受害者Roxlyn之手,

但信纸上并未留下DNA信息,信件的真实性非常可疑。

 

Roxlyn失踪后没多久,她的丈夫就和情人同居了,

他声称自己与妻子的失踪或死亡无关。

但他前科累累,曾对女性施暴,还因对一男子开枪被判入狱四年半。

 

2018年,受害者Roxlyn的女儿Brenda Boyd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我觉得我爸爸知道一些她没告诉我的事。”

“我认为我应该知道真相,应该知道答案,我的孩子们也应该知道真相。”

如果您对此案知情,请联系xxxx(网页中已附上相关机构联系方式)。

 

#

1988年3月16日,29岁女子Bella Rodriguez Elmore被丈夫刺死,

尸体被从西澳大利亚Exmouth海军基地的码头上扔进大海,尸体未被找到。

丈夫在贝拉被害后两天报警,称妻子在他睡觉时从家中失踪,

之后又改口称,两人沿码头散步时妻子不慎跌落坠亡。

 

经过调查,不止一位知情人表达了对丈夫的怀疑,

比如他曾跟朋友说想把妻子剁碎喂鲨鱼;

知情人表示妻子被丈夫当成奴隶,她本人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

有一次丈夫对妻子动粗,差点儿淹死她,还有一次他用枕头捂住妻子口鼻试图把她闷死。

丈夫最终被判终身监禁,目前情况未知。

 

#

1998年,具体日期未知,一位不知名的6岁女童被人在赫曼斯堡强奸,并在水中溺亡,

凶手Hudson是在其他几个孩子面前行凶杀害了女孩。

 

凶手被判终身监禁,20年不得假释,

现在不得假释的年份已被延长至26年,凶手2024年才有资格申请假释。

 

#

2003年3月28日,在北部露营地附近的公路边,21岁的Anne Chantell Millar被男友Gregwyn Jabaltjari Green殴打致死。

两人交往过程中,女方一直被男方暴力以对,

男方也承认曾做出导致女方死亡的危险行为。

 

但调查发现,警方的失误也对受害者的死亡负有某种责任,

因为男方之前有至少五次严重暴力行为,可以进行家庭暴力禁令的调查和起诉,但警察都未采取行动,

其中一次暴力行为就发生在受害者被杀前几天。

 

#

2007年11月3日,7岁女童Shellay Ebony Ward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家中因饥饿死亡,

她患有自闭症,被发现时躺在被垃圾和粪便包围的床垫上,体重只剩14公斤。

她的父母Sharyn和Blakeley Ward大部分时间都把女儿锁在房间里,

小Shellay很少出门,习惯性被忽视,经常挨饿,还被剥夺了上学等一切社交机会。

 

儿童保护组织知道Shellay的处境艰难,

在她生命的最后6个月中,他们上门家访了6次,但迟迟未采取行动。

Shellay的父母双双被控谋杀,最终母亲被判无期徒刑,父亲因过失杀人被判入狱12年。

 

#

2009年1月5日,4个月大的婴儿Zach O'Kane被他40岁的父亲John Patrick O'Kane殴打,

之后被留在一辆又热又闷的汽车内,最终死亡,

他在车内一直待了三天,父亲随后将他埋在惠灵顿国家公园内。

 

受害者Zach的头骨、胳膊和腿都出现骨折,肋骨和脊椎骨共有12处骨折,

验尸结果表明,孩子身上的部分伤痕已经形成几周时间了。

父亲之前就曾因殴打另一个孩子入狱,他从未向受害婴儿Zach的妈妈坦白过之前的犯罪经历。

父亲因为谋杀被判处18年监禁,

经过检方上诉,刑期最终加至23年。

 

#

2018年4月30日,2岁女童Safa Annour在堪培拉医院去世,

小姑娘被钝器袭击严重受伤,包括内出血,

当天被送到医院前的两、三个小时,她在巴士上被人目击到,那时她还活着。

Safa死亡时有两人在照顾她,但案件嫌疑人并未找到,目前没有人被指控,

如果您是知情人,请联系xxxx。

 

#

2018年9月3日、4日,73岁的外祖母Beverley Ann Quinn和她41岁的女儿Mara Lee Harvey,以及3名外孙女——3岁的Charlotte和两岁的双胞胎Alice和Beatrix,一家五口在家中被杀害

凶手正是受害者Mara 24岁的丈夫Anthony Robert Harvey。

9月3日他先用刀和钝器将妻女4人杀害,转天又将岳母杀害,

行凶后他一直和尸体共处,大约一周后主动找警察自首。

截止到去年9月,案件仍未宣判。

 

凶案发生后,受害者Mara的姐姐痛失五位亲人,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悲痛的说,

“没有任何言语能描述我们感受到的空虚和怅然若失。”

在她的描述中,母亲Beverley是一位善良、有爱心的母亲和外祖母,一直为家人忙里忙外,

非常注重家庭,很疼爱女儿和外孙女们,肯为孩子们做任何事。

受害者Mara则是一位好妈妈,很爱她的三个女儿,平时育儿方面也做得很出色。

三个孩子也都活泼可爱,非常招人喜欢。

“失去这五位美丽的人,世界都会变得更悲哀。但天堂又多了五位天使。”

 

#

2019年4月21日在斯里兰卡教堂恐怖袭击中,来自墨尔本的Manik Suraaratchi和她10岁的女儿Alexandria Suraatchi不幸遇难。

三口之家中唯一的幸存者是男主人Sudesh Kolonne,爆炸发生时他不在跟前,躲过一劫,

他向媒体描述了当时的心碎:“我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冲进教堂时看见妻子和女儿倒在地上。”

“我把女儿抱起来,但她已经死了,旁边是我妻子,她一样也死了。”

 

这些只是地图上标记案件中极少的一部分,

地图上经常能看见这样密密麻麻的红点,每一颗心都代表一名不幸去世的受害者,

目前Moody已经记录了1880起妇女儿童死亡事件。

Moody表示,每位受害者的案件从找资料、写文案到标记在地图上,平均要花一个多小时,

1880起案件,大致计算也至少要花2000个小时以上,

这些都是Moody的业余时间。

 

不只付出时间,看到那么多恶性案件,心里也会非常憋屈,

Moody说,很多暴力事件的施害者都被轻判了,

“判刑情况经常让人非常无语。”

“我记录的一位女性受害者,被一名男子刺伤40次死亡。”

“男子6个月就出来了,他现在正在享受生活。”

“而她(受害者)变成了我的地图上的一颗心。”

 

更严重的是,Moody还受到了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胁,

有些人对她的地图不满,希望她删除地图,

因为地图中标记的案件凶手大多是男性,这样的性别比例让有些人无法接受。

他们经常对Moody发送强奸和死亡威胁。

 

最让人担心的是,威胁不只存在于“线上”,已经来到“线下”,

Moody家的汪星人被人毒死,凶手心狠手辣,用的毒药把汪星人的嘴、舌头和食道都烧化了,

今年9月,Moody养的一匹马被人杀死,马的脖子被折断了。

警方正在对这两起案件进行调查,并且怀疑案件与居住在附近的一名男子有关,该男子曾4次威胁Moody。

 

不过威胁、恐吓没有吓退Moody,她没把地图删除,地图上的一个个红点仍然触目惊心,

今年6月,Moody的地图入围沃克利奖,虽然最终没有获奖,但这对她已经是一种鼓励,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这些案件能被更多人知道并警醒,真是太好了!”

 

ref: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ustralia-48591402

https://www.google.com/maps/d/u/0/viewer?mid=1WEjK9o99Qm734bKyizsOY_4XPDUgvnp2&ll=-25.937401012627557%2C140.69226393189865&z=4

https://www.walkleys.com/awards/womens-leadership-award/

 

 

…………………………

 

 

本文来自公众号: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 :hereinuk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版权,请联络游外协商删除。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