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南澳自由与文化的“灵魂”之舟 | State Library of South Australia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5, 2019

“宗教自由、政治自由、民主自由”是南澳立州之根基,优越之资本!而赋予自由的是知识,承载知识则是书籍。历史悠久的南澳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 of South Australia),开启了澳洲自由与文化风尚的先河。而她由内至外散发出的魅力,与那些鲜为人知的小秘密,更让很多不经意踏入其间的旅行者为之沉迷。

知识优先于一切

南澳州有别于澳大利亚其余各州/领地的一个独特之处,是在殖民定居与政府设立之前,已然有了公共图书馆的规划。

1834年8月29日,由Richard Hanson与Robert Gouger为首的一个热情的文学团体成立了南澳文学协会(South Australian Literary Association),希望“将有用的知识散播至整个殖民辖区”,成员们捐献了一批含《殖民宪法》在内的,约200本书籍作为未来殖民政府公共图书馆的原始馆藏。两年后,这批珍贵的书籍,被装在一个铁箱子中,搭载汤姆·奥桑特(Tam O'Shanter)号于1836年12月18日漂洋过海自霍方湾登陆。更令人称奇的是,铁箱子在卸货过程中,曾掉落阿德莱德港口河中,幸得上苍眷顾,被打捞上来后,里面的书籍居然完好无损。

世代更替,如今,约有40本书籍被保存至今,列入“歌治尔珍藏”(Gouger Collection),其中一些即展示在莫特乐克翼楼(Mortlock wing)一层的展览大厅内。时至2004年,当年的一铁皮箱藏书已扩充至了铺展开逾50公里,全州最齐全的书籍文献与史料荟萃,知识的力量足见一斑。
 

南澳州最早的人文空间

被列入文化遗产,开放于1861年1月29日的学院大楼(Institute Building)是南澳州最早的公共图书馆,曾“身兼数职”——图书馆、阅览室、美术馆、博物馆、美术与设计学院、会议室、社交晚会/音乐会/朗诵会/讲座主办场所等,浓缩了当时整个南澳殖民地的艺术与文化生活,更是殖民地早期学术研究与教育的中心。学院大楼的设计师是当时著名的建筑学家Edward Hamilton,1855年政府大楼扩建,格雷尔最早的码头,袋鼠岛上的地标之一博达角灯塔(Cape Borda lighthouse)等均出自其手。而学院大楼的意大利风格,蕴藏了对人的尊严与对科学价值认可的觉醒,被当时的媒体评为“建筑珍宝”。

“人文艺术林荫大道”北大街(North Terrace)是南澳州的文化发祥地。然而,岁月的变迁,令北大街上的许多殖民时期历史建筑从世人的眼中渐渐消失。如今,若你有心想要寻找这些建筑曾经辉煌的时刻,那不妨来学院大楼底层的展厅看一眼,从泛黄的历史测绘设计图与旧照片中感受时空的交错。

如果你希望了解南澳州何以能够引领全球民主进程,那互动式的“民主中心”展(The Centre of Democracy)会告诉你数代南澳人为之不懈的努力。

每晚自日落时分至午夜持续的互动性“故事墙”(Story Wall)更是点睛之笔。运用了先进的永久性建筑投影,利用生动的影像世界,将从图书馆的收藏、珍宝与展览中精炼出来的,有关南澳州的历史故事、名人传奇与不为人知的秘密缓缓揭开。
 

全球最美丽的20座图书馆之一

莫特洛克翼楼(Mortlock wing,曾为Jervois Wing,1884年12月18日对公开放),历时18年方成,是南澳州的建筑瑰宝。这座宏伟华丽的建筑拥有经典的法国文艺复兴时期风格,悉尼砂石墙面饰有深色的玛诺拉石,显得肃穆庄严;带有镶金铁栏杆的阳台在夕阳下灼灼生辉;孟莎式屋顶与巨大的玻璃圆顶巧妙运用了自然照明,投射下的阳光给室内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步入楼内,如同置身于另一个宁静的时空,仿佛时钟的指针交错间,《哈利·波特》的魔法就会开启,带人一下穿越至辉煌的19世纪维多利亚鼎盛时代。

若你以为莫特洛克翼楼的美仅是建筑本身,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拥有曾作为南澳殖民时期的公共图书馆、博物馆与美术馆的底蕴,但与南澳州立博物馆不同,这座展厅更“亲民”。

约千件展品,为世人打开了一扇了解南澳州历史、文化、宗教、社会制度,以及民众衣食住行娱乐生活的窗口。如果你在北大街停留的时间有限,那么这座展厅将给予你有关南澳州的最精华的知识!若你有更多的时间,也可以坐下来,静静翻阅那些泛黄的书籍,让身心获得片刻的安宁。

*楼内严禁喧哗,参观时请放轻脚步与声量,拍摄时请关闭闪光灯,避免打扰到阅览室的使用者。

值得一提的是,莫特洛克翼楼的现用命名,同一对著名的夫妇John Andrew Tennant Mortlock (1894-1950)与妻子Mortlock, Dorothy Elizabeth (1906–1979)密切相关。他们慷慨捐赠出的书籍、史料、收藏与巨额遗产,被用于扩充馆藏,奠定了图书馆今日的规模。

 

拥抱自然的现代知性空间

南澳州立图书馆在新时代建筑领域的一大荣耀,当属屡获殊荣的凯瑟琳·海伦·斯宾塞翼楼(Catherine Helen Spence Wing, 前身为1960年代的Bastyan Wing)与其标志性的玻璃门厅。这座于2003年10月15日正式开放的翼楼,如同一座桥梁,将学院大楼与莫特洛克翼楼完美相衔,更令南澳州立图书馆拥有了独一无二的,古典与现代融合的建筑风格。

斯宾塞翼楼的设计团队为Hassell + Mitchell/Guirgola, Thorp,其中后者曾设计了位于首都堪培拉的新国会大厦。团队充分利用了自然光线与皮影效应,创建了节能环保,现代时尚的新派图书馆。在保留了传统图书馆为访客提供安静阅览空间与便捷资讯搜索功能的同时,又增加了适合图书馆举办不同类型活动/展览的多功能区。

楼内的“珍宝墙”(The Treasure Wall)常不定期举办一些珍品展,眼下尚未完全撤展的珍品中,就有三世纪的古埃及莎草纸残片。

翼楼的命名同样意义非凡。凯瑟琳·海伦·斯宾塞女士(Catherine Helen Spence,1839年自苏格兰移民南澳)是一位作家兼社会活动家,南澳州殖民时期最杰出的女性之一:

  • 澳洲历史上首位女记者;

  • 1854年出版的《克拉拉·莫里森》(Clara Morison)是首部由女性创作的描绘澳洲生活的小说;

  • 作为澳洲首位女性政治候选人,参与了1897年澳大利亚联邦国民公会(Federal Convention)的角逐,虽落败却开创了历史,为南澳州走在西方现代民主制度前列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提示:斯宾塞女士的头像,常伴你左右,你找到了么?

 

湖山如画 齐鲁好文

一山一水一圣人(One mountain, one river, one sage)

山东省图书馆藏品展

2018年9月7日至2019年1月20日

每天开放(公众假期除外),免费入场

南澳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 of South Australia)主办

“一山一水一圣人”代表了大自然(泰山和黄河)和儒家哲学(孔子)在中华文明3000年的历史长河中的重要性。如今,南澳州立图书馆与山东省图书馆合作,将南澳州与山东省的“姊妹情”升华,令那些从未离开中国的珍贵藏品——古籍、书法、绘画、壁挂和碑拓能够在大洋彼岸的异国土地上绽放华美与神秘的光彩,娓娓讲述来自孔子故乡山东的千年历史、孔孟文化、古代皇室显贵与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

One Mountain, One River, One Sage Exhibition

点击查看优惠及中文介绍

撰文/编辑:Christiana ZHU

*部分图片来自南澳旅游局媒体库,State Library of South Australia官网与谷歌(如涉及版权,请联络 UWAI 协商解决),本文中若有涉及产品、价格之资讯,仅供参考,请以官网最新资讯(含自费项目明细)为准,且商家(或活动主办方)拥有对上述涉及事项的最终解释权;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游外(UWAI)”。

State Library of South Australia

点击查看优惠及中文介绍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