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这个行业,中国5年前经历的阵痛,澳洲正在感受……

Last updated on 十一月 24, 2019

作者:喵酱
 

 

近年来,随着“堂吃”顾客数量的不断下降,澳洲的餐馆经营者们正破釜沉舟,开始研究并转战Uber Eats、Deliveroo 和 Menulog 等类似的手机订餐应用平台。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澳洲的传统餐馆再不寻求改变,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关门大吉。

 

 

◆ ◆ ◆  ◆ 

从 2千万 到 2亿

 

用手机上网订餐的模式在澳洲消费者中备受推崇,这些点餐的手机app成功地把赖在沙发上「嗷嗷待哺」的食客们与本地餐厅联系到一起。
 
市场分析机构IBISworld的数据显示,近几年,澳洲网上订餐已经从一个价值2千万澳元的行业,发展为超过2亿澳元的「爆款」。
 

图源:abc.net.au

 

汉堡连锁店New York Minute,总部设在墨尔本,正在试图融入澳洲的外卖大军,建立自己的外卖app,以及自主的送餐网络。

 

New York Minute的创办人Antony Crowther表示,目前有越来越多的顾客要求提供网上订餐服务,因此商家的经营模式要做出一些调整。
 
和很多传统餐馆一样,这家汉堡店也在努力适应澳洲当前的这种新型经营模式:

 

“不去适应它,你就会迅速垮掉,别无选择。

 

 

◆ ◆ ◆  ◆ 

消费者订餐方式正在改变

 

网上订餐的手机app多到令人眼花缭乱。在每一份订单中,这些app收取的中间费用只占了一小部分。如此,餐厅的老板们既乐意花一点点成本去注册并使用这些app,又可以为顾客提供低廉而便捷的饮食选择,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
 

图源:abc.net.au

 

单单是从一家热门汉堡店快速发生的变化,就能窥到这股「潮流」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3年前,New York Minute汉堡店85%的顾客都会进店用餐。届时,只有15%的顾客选择打电话订餐,然后去餐厅将打包的饭菜带走。

 

直到店铺开通了网上订餐服务。
 

图源:abc.net.au

 

汉堡店的app下单送餐服务仅仅启用了8个月,使用app送餐的订单,就占了全部订单的60%。选择打电话订餐并打包带走的订单依然是15%。

 

只有25%的顾客进店用餐,而他们吃饭时,别的餐桌常常空无一人。

 

开通app下单送餐服务后的18个月,网上订单已占全部订单的86%,相当于这家店之前24个月的“堂吃”顾客总量。来店内取餐的订单为14%。

 

彼时,已经没人再来店里用餐了。究其原因,竟是顾客们没有坐下来吃饭的地方。
 

图源:abc.net.au

 

时至当日,手机订餐app对每份订单抽取25%-33%的中间费用。
 
这一比例,对于利润微薄的餐饮零售业来说,太高了。
 

 

“在过去,做餐饮可以挣到15%的净利润,现在已经不行了。”

 

“有加盟商反应,‘还是卖同样数量的汉堡,还是同样的营业时间,却什么也挣不到了’。”

 

目前,这家开通了手机app的汉堡店为了维系运营,已将店面分租给了一家咖啡店。

 

 

◆ ◆ ◆  ◆ 

「暗黑厨房」

 

就像Uber对出租车的影响一样,网上订餐app也让传统餐馆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顿。

 

应运而生的,则是合租厨房和「暗黑厨房」模式。
 

图源:abc.net.au

 

很多传统餐馆为了应对外卖送餐,对厨房进行了改造。一些新式厨房设立在大城市的人口密集区,但它们不会选择昂贵的主街店面内。

 

只有一个厨房,没有店面、前台接待、停车场、指示牌,也不用支付餐厅运营的大部分相关成本,这就是「暗黑厨房」(dark kitchen)模式。

 

「暗黑厨房」是餐馆老板尝试的又一新经营模式,位于墨尔本内城区Brunswick East的 Kitchaco 就是其中一家:
 

图源:abc.net.au

 

Kitchaco的「厨房」其实是由数个集装箱组成的,墙壁和顶部都用胶合板制成,里面放有一台冰箱、一个干货存储室,还设置了一间办公室。

 

今年2月,这里还是一片空地。如今,几乎每分钟都会有一名送餐员来取走外卖的食物。

 

这间厨房为40个不同品牌的餐厅提供食物:土耳其烤肉串、汉堡、三明治,甚至珍珠奶茶,市面上受欢迎的食物,这里应有尽有。
 

 

该公司的品牌经理Hannah Godlevsky表示,他们已经在距离这里10公里的地方设立了一个新厨房,并计划明年再多开设10个厨房。

 

虽然每个厨房都计划提供60余种食物,但许多食物都是重复的:比如,很多餐馆都出售同一种土耳其烤肉串。
 

图源:abc.net.au

 

“我们听取了消费者的意见……我们正努力让他们得到所要的一切。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们想要订餐,我们尽量做到只从一家店里送过去,顾客只要支付一笔送餐费。”
 

「暗黑厨房」的经营者只需利用消费者大数据,找出受欢迎的食物,就可以制售。

 

所以,顾客在网上看到的一些「餐馆」其实是虚拟的,它们只「活」在手机app中。

 

 

◆ ◆ ◆  ◆ 

手机订餐app也在改变

 

去年,手机订餐应用Deliveroo 也开办了自家的「暗黑厨房」。

 

相应的,这款送餐手机app收取的中间费用也大幅增加——传闻每单高达35%。

 

如此快速的转变,更让传统餐厅受到无以复加的重创。
 

图源:abc.net.au
 
美食旅游网站Fiveofthebest.com的服务业专家Wendy Hargreaves预计,会有更多的餐馆关门歇业:

 

“餐馆的利润率已经很微薄了。而今,随着手机订餐app收取更多的钱,餐馆已是无路可走。”

 

“我预测会有更多餐馆关门。业内人士告诉我,澳洲目前关门的店比开张的店还多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

 

“餐厅运营者们意识到,(订餐app)就好像一只猛兽,我们却必须服从它。”

 

“即使已经给它喂了一点点吃的,它依然在想尽各种办法……从我们这里榨取更多的利润。”

 

Hargreaves表示,餐馆老板们正在尽力避免手机app拿走大部分回扣。采取的应对措施包括:在订单中加入自己店铺的名片,如果顾客直接向餐馆订餐,餐馆经营者就可以给他们打折。
 
传送门→ 刚开业就倒闭:与麦当劳齐名的快餐连锁店,在澳洲经营不下去了……
 

图源:abc.net.au
 
和中国一样,外卖作为餐饮行业服务的延伸在澳洲实行已久,但一直都没形成真正的产业。
 
如今,面对各种网上订餐app的强势出击,澳洲的传统餐厅和快餐店又将何去何从?
 

 

取材:abc.net.au

责编:Z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