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福指数排行榜出炉,这个地方最幸福……

 
最近,一项研究调查了真正影响当今年轻人的问题,并据此对澳洲最快乐和最痛苦的地区进行了排名。

Real Insurance收集的数据衡量了55岁以下人群对家庭、财务、健康、气候变化、技术、工作和教育问题的担忧。

根据报告,悉尼Blacktown的居民是所有地区中忧虑程度最高的,尤其是昆州的Wide Bay。与此同时,布里斯班内城区的居民是澳洲最快乐的,因为对这些问题的担忧程度最低。

高涨的生活成本和缓慢的工资增长是这个群体最关注的问题。

在参与调查的5000人中,有50%多指出经济紧张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也是澳洲年轻人比较担心的问题,排在第二位。

珀斯居民对个人财务担忧最少,Wide Bay居民对个人财务担忧最多。悉尼内城区的居民对钱的担忧也比Blacktown的居民少。

来自悉尼Erskineville25岁的居民Rebecca Maine披露,她六个月前搬离父母位于新州Roseville的家后,生活就一直捉襟见肘。

她是KPMG的一名顾问,年收入稳定在5.6万澳元,但表示仍在艰难度日。

“我刚刚提高了信用卡的额度,因为基本上每周的消费都在增加。”她表示,“我收入的50%用于租房,我才25岁,所以在是否缴纳私人医保上跟父母有过争论,我不想缴。我很幸运能在家里住这么久能存到钱。”

她现在的房租是每两周650澳元,每周还要缴纳25澳元的最低医保。其他的花费包括交通、食品杂货(每周100-150澳元)、手机费和家庭水电费等。

“在悉尼生活真的很贵。”她表示,“我肯定是月光的。”

“我在KPMG工作,是一个不错的职位,就这样我仍然感到有压力,所以我不知道没有这种好工作的人是如何在悉尼生活下去的。”她表示,“我的室友还在上大学,她一直在计算工作是否划算,因为会拉低她的福利金。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为未来存钱,因为我一直在亏空,至于去度假和要孩子——我现在简直无法想象。”

对于在悉尼CBD一家投资基金公司工作的分析师Ryan Armstrong来说,财务尤其是买房的钱是他最担心的问题,其次是健康和气候变化。

“我31岁,住房可负担性是我最担心的问题,由于利率,这个问题正在失控。”他表示。

他的年收入是12万澳元,跟女友一起住在Double Bay,表示他目前的生活跟以后比起来并不那么令人担忧。

 

 

 

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