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军团日祭奠,军魂长存,和平永固!

世人往往宣扬胜利,而对失败耻于提及。但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每年的4月25日,却是举国纪念一场惨败的战役——加利波利登陆战,回顾与反思有战争的日子,从拂晓至日落,澳新两国内的各个地区均会举办一系列的纪念仪式,号角声中,军魂长存!

一场惨败战役却彰显了国家精神

澳新军团日(ANZAC DAY)是为了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军团(简称“澳新军团”)的军士在加里波利战役中的牺牲,后延展为纪念自一战开始的近现代各战争、地区冲突与国际维和行动中英勇牺牲的多元文化背景的澳新军人。

1915年4月25日开始的加里波利战役,可谓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为惨烈的一战,因错误的导航,拥有28,150名志愿者军人,以顽强的战斗而闻名的澳新军团,在长达8个月的僵持战中耗损了约近三分之一(8,709名军人阵亡),无数澳新军人命丧异国他乡。然而,也正是这一场惨败,彻底唤醒了澳大利亚人的民族认同感与保家卫国的意识,凝聚起了属于澳大利亚的军魂——英勇顽强,战友情深、不畏牺牲。

南澳州是全澳首个竖立加里波利登陆战役纪念碑的州,于1915年9月7日“金合欢日”(Wattle Day)由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督罗纳德·克劳福德·蒙罗-弗格森(Sir Ronald Munro Ferguson)阁下揭幕,同年10月13日,“八小时工作日”(Eight Hour Day)亦被命名为澳新军团日,并于当日举行了为受伤军士基金募捐的活动。

1916年,澳新军团日被正式定为每年的4月25日,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各地举行了广泛的战争凭吊与纪念活动。1927年,澳新军团日升格为法定假日,至1930年代中期,如今在澳新军团日当天举行的各种仪式基本定型。2006年,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Australian War Memorial)与澳新军团日游行被列入民族遗产。

点击查阅南澳州各地澳新军团日纪念活动详情

《纪念颂歌》

 

他们永远不会老朽,不像我们留下来的日渐衰老;

他们永远不为耄耋所难,永远不为残年所累。

每当太阳落下,每当清晨来临,我们就会想起他们。

(They shall grow not old, as we that are left grow old;

Age shall not weary them, nor the years condemn.

At the going down of the sun and in the morning, We will remember them. )

 

澳新军团日活动

澳新军团日从前夜开始至当日晚结束,在整个澳洲各大城镇均会举行不同的追悼与纪念活动,其中,在南澳首府阿德莱德市,主要的活动将会在国家战争纪念碑(National War Memorial)、托伦斯游行场地(Torrens Parade Ground)、北大街与威廉国王大街举行。

澳新军团日前夜的青年人守夜

南澳州RSL 澳新军团日前夜(ANZAC Eve Youth Vigils)的守夜会由来自10个不同青年团体的代表进行为期12个小时的守夜,公众也可以参加到这一传统仪式中,给予这些青年人以无声的支持。

时间:2019年4月24日晚上6点至4月25日早上5点半

地点:National War Memorial, Cnr North Terrace & Kintore Avenue, ADELAIDE SA 5000

 

黎明祈祷纪念——阿德莱德

黎明祈祷纪念(Anzac Day Dawn Service) 自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在全澳各大首府城市与大多数的乡镇举行,政界要员、社会精英、退伍老兵、社区民众、学校学生等,不分年龄、职业、背景均会参与其中,是对悲怆历史与英勇逝者的缅怀,对来之不易的和平的珍惜与未来期盼。大型的仪式会有军队牧师祈祷、《纪念颂歌》朗诵、风笛奏乐、献花圈、鸣枪、最后的号角与一分钟默哀等一系列过程。而当最后的号角(The Last Post)响起,标志着逝者的使命已终结,现在是在平静中安息的时刻!

时间:2019年4月25日上午6点开始

地点:National War Memorial, Cnr North Terrace & Kintore Avenue, ADELAIDE SA 5000

 

澳新军团日纪念游行

 

澳新军团日纪念游行(ANZAC Day March)是一连串纪念活动的一个小高潮。游行将于2019年4月25日上午9点半开始,从北大街出发,至南澳州国家战争纪念碑,再右转入威廉国王大街,最终至竖立有十字奉献纪念碑的彭宁顿花园结束。

观众可以站在北大街与威廉国王大街的两侧注目纪念游行队伍前行。最初的游行队伍仅限一战退伍军人参加,后来慢慢壮大到二战以及之后的战争或地区冲突中退伍的多元文化背景军人与他们的家属均可列席。

对于大众而言,这是一个向为捍卫澳大利亚国家领土与利益而做出牺牲或历经磨难的勇士们致敬的难得机会!

(图片:摄影家蔡国杰先生)

十字奉献纪念活动

紧随着澳新军团日纪念游行的结束,是于北阿德莱德彭宁顿公园(圣彼得主座大教堂的对面)十字奉献纪念碑前举行的十字奉献纪念(Cross of Sacrifice Service)仪式的开始。如果说黎明祈祷代表着一场葬礼,游行象征着走向墓园,那么十字奉献则代表着埋葬,是整个追悼与纪念活动中意义重大的结束。

十字奉献纪念碑于1920年8月4日落下基石,高11.6米,由茶树沟石料雕刻而成,碑的正面刻有十字军剑,旨在纪念那些在一战(1914-1920)中去世的军人。

时间:2019年4月25日上午11点半开始

地点:彭宁顿花园(Pennington Gardens),北阿德莱德

 

澳新军团日活动中心

位于维多利亚大道与威廉国王大街交汇处的托伦斯训练场(Torrens Training Ground)是南澳退伍军人服务俱乐部(RSL SA)的所在地,同时也是每年4月25日澳新军团日所有纪念活动的中心(ANZAC Day Hub),欢迎大众使用场地的诸多设施,如公共卫生间、茶和咖啡、食物和饮料、摊位、现场音乐以及澳新军团日传统游戏“Two-Up”(中午12点至下午2点)。

时间:2019年4月25日上午5点至下午2点

 

澳新军团百年纪念步道

2016年4月23日正式对公众开放的澳新军团百年纪念花园步道 (ANZAC Centenary Memorial Garden Walk)长280米,沿着金托尔街(Kintore Avenue)衔接了南澳州国家战争纪念碑与托伦斯游行广场。高70米的解说墙使用了本地产花岗岩雕刻而成,上面描绘了自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以来,澳大利亚社会所经历的,一个世纪的战争冲突,并对在此期间牺牲的逾10万2千名澳洲军人与妇女致以最高的敬意!

*出行小贴士:如果是驾车前来参加活动,请留意托伦斯游行场地与维多利亚大道(Victoria Drive)的西端均无法泊车,从弗洛姆路(Frome Road)开始的维多利亚大道的东端可以泊车,但位置有限,请提早规划出行;阿德莱德公交(Adelaide Metro)会在纪念游行结束以后提供免费的市内循环班车(ANZAC SHUTTLE BUS)服务,具体可点击此处查询

对生长于和平年代,不知战争之残酷;处于多元文化社会,不知世事之艰难,而又开始直面愈演愈烈的地区冲突与动荡的年轻一代而言,这样的日子尤为可贵!无论你是在澳大利亚学习、生活亦或旅游度假,小编都希望,4月25日这一天,你可以起个早,参加这些具备深刻意义的纪念活动,并将感受分享给“游外(UWAI)”小编和更多的人。

澳新军团日小知识

  • 带领土耳其打赢加里波利战争的军队领袖穆斯塔法·凯默尔·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后来成为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国父”;

  • 澳新军团里名震战场的神枪手沈比利(Billy Sing)是一名华裔,曾被授予“大英帝国杰出功勋”勋章,手持"死亡之母"步枪的土耳其神枪手阿布杜尔即命丧其手;

  • 澳大利亚最后一位参与加里波利战役的退伍军人阿历·康宝于2002年5月逝世,享年103岁。

  • 参加澳新军团日仪式的老兵通常会在勋章、奖章、军功章上别一支迷迭香草(Rosemary),以示永志不忘。

  • 据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和比利时战场上最先复苏的植物是虞美人花(Red poppies),故如今虞美人花已成为了纪念先烈的标志,会出现在澳新军团日的纪念花圈与纪念碑上。

  • 由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协会发行的澳新军团徽章(ANZAC appeal pin),用来筹集善款,价格从2澳元到50澳元不等。

全澳范围的活动请登录官网查阅

 

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

*澳新军团日游行图片由摄影家蔡国杰先生友情提供,部分图片选自谷歌(如涉及版权,请联络 UWAI 协商解决),本文中若有涉及产品、价格之资讯,仅供参考,请以官网最新资讯为准,且商家(或活动主办方)拥有对上述涉及事项的最终解释权。凡注明来源“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系“游外”所有之独家稿件,版权属于“游外”,未经“游外”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游外”将保留追求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若第三方获得授权转载时,请注明“原文出自游外(UWAI)”。凡注明来源“ XXX(非游外原创或游外编辑部综合整理)”的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旨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游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点击阅读全文